绿色药业出口:浓缩异形片、浓缩丸、颗粒剂、饮片和中医药器具等
针灸临床 i_need_contribute
  • 艾灸缓解宫寒痛经
    source:中国中医药网 2019-08-16 [针灸临床]
    凡在月经前、经期、经后发生明显下腹痛或其他不适,以致影响工作与日常生活者,称为痛经。痛经常呈阵发性下腹部绞痛、胀痛或坠痛,可发展到背部和大腿上部,严重时面色苍白、出冷汗、全身无力、四肢厥冷,甚至虚脱,还可伴有恶心、呕吐、尿频、腹泻、头痛、眩晕等。
  • 中医针灸:助你快速戒烟
    source:老中医养生网 2019-08-16 [针灸临床]
    吸烟有害健康,很多人都想戒掉,但是戒烟哪有那么容易,现在不用抽了,中医针灸治疗戒烟的效果很好,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应该多多注意,下面小编就为大家详细介绍下。
  • 用针灸方法治疗半月板损伤
    source:针灸界 2019-08-15 [针灸临床]
    半月板是位于股骨髁与胫骨平台之间的纤维软骨,可稳定关节、减少摩擦以及缓冲震荡。半月板损伤可见于外伤或退行性病变,急性期膝关节可有明显疼痛、肿胀和积液,以及关节屈伸活动障碍;慢性期肿胀和积液较轻,但活动时仍伴有疼痛或活动障碍。针灸治疗半月板损伤时,多采用针法治疗或电针刺激,以温通气血,活血养筋。
  • 灵龟八法治疗单纯性肥胖,疗效满意,无副作用
    source:岐黄民间传承 2019-08-14 [针灸临床]
    作者 / 朴联友 张学丽 刘颖 编辑 / 林凤 ⊙ 校对 / 刘刚
  • 50种病证针灸最常用穴位统计
    source:中西医百科 2019-08-12 [针灸临床]
    为了探讨现代针灸处方用穴的基本规律,我们以建国以来,尤其是80年代以来国内有关医学期刊的临床针灸文献为研究对象,共选出文献5733篇,将其全部病证的处方用穴,逐一编码并输入电子计算机,建立数据库,通过用FoxBase语言编制的相应程序,进行统计分析,现将50种病证的针灸最常用穴位统计结果报道如下,供临床选穴或进一步深入研究参考。
  • 胃痛痞满,看腹针三法带来不同效果~
    source:中医针灸医案 2019-08-06 [针灸临床]
    慢性胃炎系指不同病因引起的各种慢性胃黏膜炎性病变,是一种常见病,其发病率在各种胃病中居首位。
  • 性生活障碍的治疗也可以这么简单
    source:针会天下 2019-08-05 [针灸临床]
    看标题进来的你先别着急,这里说的性生活障碍是指因为疼痛导致的性生活恐惧,或者是性生活后导致的疼痛加重,而不是阳痿、早泄、性冷淡等。虽然小编有点标题党,但是陆飚老师分享的治疗经验那是实打实的临床真功夫,请大家慢慢欣赏。
  • 看针灸师陆瘦燕治疗耳鸣
    source:惠八方华医世界 2019-08-01 [针灸临床]
    耳鸣耳聋是针灸科常见病种,且来诊者多是患病很长时间的。这类病人往往表现为脾气急躁,渴望一两次针灸后效果明显。在这里不得不提醒大家,此病治疗起来有一定难度,突发性耳鸣耳聋如果治疗及时还好一点。所以,大家来诊时一旦选择一个好医生后,应保持一定的耐心,积极配合医生的治疗,保持良好的心情,才能使本病日渐好转。陆老已是针灸界的大腕,在治疗此病时还为本患者扎了17次之多,所以渴望一两次就能治好的朋友们,还不如不扎针。
  • 针刺四腕穴治疗风湿、类风湿显效
    source:惠八方华医世界 2019-08-01 [针灸临床]
  • 痛经,必须梳理肝、脾、肾经,试试这5个穴位!
    source:推拿论坛 2019-07-31 [针灸临床]
    痛经和肝、脾、肾的关系很密切,要梳理肝、脾、肾经。可以用地机穴、三阴交、阴包穴、太冲穴、水泉穴等五个穴位对付痛经。
  • 嗜睡的针灸治疗方法
    source:中医针灸医案 2019-07-29 [针灸临床]
    嗜睡是指以一种以睡眠节律素乱而不分昼夜,时时欲睡,呼之能醒,醒后复睡的病证。又称“嗜眠”、“嗜卧”、“多寐”。本病可分为虚、实两大类。
  • 针灸治疗肿瘤(癌)·札记
    source:针灸承传 2019-07-27 [针灸临床]
  • 针灸 · 唤醒人体的自愈能力
    source:国医名家课堂 2019-07-27 [针灸临床]
  • 这个穴位是女人的专属祛斑穴,你真的知道吗?
    source:中医杂谈 2019-07-26 [针灸临床]
    拥有婴儿般的光洁皮肤是每个女人的梦想。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几乎所有人的脸上都会慢慢变得暗沉,很多女人的脸上还会长出色斑,特别是黄褐斑,让人忧伤无比…
  • 彭静山:留针4小时治愈一痛痹患者(兼谈留针问题)
    source: 岐黄学术 2019-07-26 [针灸临床]
    关于留针时间的问题一直以来都是我的一个困惑,针灸临床各医家、各流派有各自的经验,从彭老考证来看,古代医家以“得气”为度,即患者得气即取针外出。然而偶然的一个事件使彭老让一个痛痹的患者留针了4个小时,患者却“从此竞告痊愈”,可见留针时间的问题,确实值得深思。
scan_download_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