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药业出口:浓缩异形片、浓缩丸、颗粒剂、饮片和中医药器具等
国际论坛 i_need_contribute
从CMS 针灸治疗老年慢性腰痛临床试验建议草案剖析美国中医发展的症结
author:蘇华昌 2019-08-19 [其它] [国际论坛]
CMS 在执行2018 年通过的HR6 过程中,拟定了针灸治疗老年慢性腰痛临床试验研究的建议草案(草案)在中医界引起一片華然。

源于针灸师没有規划为 Medicare 的 provider,错在 ACAOM 出于趋利心态只提供全美 1800 小时医学界最底教育 水平,完全无視加州 3000 小时教育标准和来自中国超过 5000 小时标杆教育的精英队伍。草案在错误信息的引导下作出了 本末倒置的结论。依此演变下去,必将中医师永远界定在针 灸技師的框架内,中医专业更难以有实貭意义的纵深发展。 一、草案将针灸界参加临床试验阶段的人选規定有三个莫名 其妙的条件。ACAOM 认证学校的碩博士生;具 NCCAOM 的 資格;持有本州执照。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上述两个領薪非 营利私营组织(利益集团)或根本不頋,或顾而有失,将二 集团的利益扩大到最大限度,而把业界的生存空间和人民利 益压缩到极限。順之者昌,逆之者亡。政府执照是行医资格 的根本要求,而且只有唯一,不存在其二。学位和資格只是 争取执照的过程和条件,在没有取得执照前,持二集团的证 书獨立执针治病是非法行医。况且各州有本州的考照标准, 取得执照后其执业規范也无太大差别。不尊重地说,利益集

 

 

团出此低招的用心眧然若揭。压抑中医,獨善其身,只为谋

集团利益,不顾損业界核心价值。 二、草案将中医参加研究的人員归属在 MD,DO 监督下的 PA, PT 和 NP 等西医二级人员之下督导。这个匪夷所思的規划对 针灸专业利益的未来发展和社会地位无疑造成副面影响。固 然针灸尚未成为 CMS 的 provider,但有操作针灸的合法权力。 在法規和医学倫理层面,将针灸师置于有针灸执照的 MD 和 DO 之下监督才是正确的决定。 值得貭疑,将獨立执业的针 灸师置于二级人員之下的结論,甚有可能是利益集团与这些 专业团体利益交换造成的,并葬送了很多针灸师的切身利益。 加州成了重灾区,弃之可惜,行之无效。 三、利益集团把其学位和資格强塞进草案,一方面暴露了他 们直接或者说客们参与操弄了草案针灸部份的运作过程。另 一方面也体现了他们对针灸专业低教育、低执业規范和低收 入的思维模式。和中医界力求全方位提升的主张相背而行, 将整个专业带入名为治平无事,实則存不測之忧的境地。 四、值得提及的是,他们把与针灸执业脱钩空有虚名的博士 教育摆在最高台面上来。这也是他们长期用以对抗加州中医 界推动博士学位执照考试标准的利器。需要指出,利益集团 认证学校招收教育期间,学生向政府代款数额巨增,而毕业 考照限定在碩土阶叚,不能用博士学位向政府提供还貸用途。 加之针灸院校毕业生求职难的困境一直存在,且利益集团不

 

提出解决这一问题的答案,只是一味强求本身利益。這类博

士学位在美国中医現存文化中有数十年的历史,发挥着"名 片和广告博士"的作用。在加卅由于 SB628 法案的施实,也 可以合法地让病人称呼为医生 physician。业界必须清晰,利 益集团的博士文凭和加州针界一直扩广的博士执照的核心 价值有着本质的区别。后者所学必所用,是专业立足于社会 的根基。隨着立法全面展开博士执照制,相辅相成地中医的 执业規范扩大,保险支付增加,社会认知度改覌,专业自信 和专业价值覌成熱,相匹配的医疗法案也容易順理成章建立 起来。学校的規模会水漲船高,DC 院校甚可被取而代之也不 无可能。历史是面镜子,可以折射出每个人或每个团体的过 去、现在和将来,知根知底才能团结在一起脱离沉淪的险境。 没有丢掉过去的一切携起手来就相向而行的理想途径,尤如 把沙子拧成绳子的队伍,一动即散。明白说,利益集团也是 针界的一份子,而从来没有和加州中医界走在一起。加州 AB1943 法案預期到 2007 年全面实施博士执照,并周全頋及 加州学校博士生,国外博士,工作实践和再教育课程的加分 因素。不幸被利益集团策划了一个斧底抽薪的绝胜计谋。启 动加州陈睡多年的小胡佛委員评估中医教育和实践价值。当 时把针灸评判为中国千年的古典巫术,教育时数限制在 3000 小时,去博畄碩作毕。历史的教训一次又一次证明,利益集 团将中医屡屡压低在抬不头的水平线上。他们的目的不外乎

 

欲用他们能掌控又能谋利益的名片博士,替代专业利益普遍

提高的执照博士。集体愚钝一般,搬起石头砸毁了中医发展 的道路。造成中医专业内患丛生,曠日持久,底气不足,战 力不齐。外患接踵而来,就连 PT 也用干针加入了蚕食我们 的行列。瓜分我们还难以懶以生存的経济地位和利益。户破 則堂危,中医残苦的政治和经济利益現实,该唤醒他们改变 思维,纠正利益取向,弃低端小利,走高端高利路线。提高 教育和考试标准,支持州瞎博士执照立法,与业界榮辱共生, 同向而行,才会稳而致遠。 五、利益集团所主导的针灸参与临床实验三条件还有一个重 要缺陷。将大批境外高学历,高资历,教育和临床实践经验 丰富的大批精英排除在外。尤其美国中医火车頭的加州大軍。 这批针灸师参加才能取得正面有益的阳性实验结果。真不敢 想象三条件下和 MD,PT 等组合团队会有何研究结論。自我 介绍地讲,作者就是从事慢性腰腿痛的病因病理研究和釆用 精准治疗,几乎每天都忙于这个病,取得了革命性的发展和 强于其他专业的效果。 六、上世纪七十年代,尼克松总统防华将针灸带入美国。韩 裔㨗足先登,粉粉办起中医院校。少数卅针灸相继合法化。 学校的兴起,就必须符合国家规定的标准,即需经过学校鉴 評委员会评审,才符合学生向政府貸款的条件和相互承认学 生转学份。遺憾的是,中医院校的規模太小,学生太少,教

 

育时数太低等等,各項标准都达不到专业评审结构的起码条

件。这为 ACAOM 的诞生創造了绝佳的机会,继而,也成为 垄断评审中医院校的唯一组织。由于她的审核标准过低,其 院校间转换学分被其他任何医学教育院校所拒绝,只能在其 审批的针灸院校内进行。他们少数人把持的利益集团因为属 于无上限支薪非营利组织的性质,经济方面也与政府不存在 依赖性关系,自然就索定了以操作学校和分离性考试获得最 大利益为目标。在他们操控下,四十年如一日,恪守至今不 作结构调整和转型。压抑着中医教育和考核标准,不作实貭 性提升,对整体中医的健康发展造成致命硬伤。令人心寒意 冷的是,他们盘根错节,无所不用其极地横加阻拦加州中医 发展的进程。曾几何时,竞采用以夷制夷的攻心计,合法潜 入针灸局内部,製造混乱,夺走审批学校的大权。并欲取欲 求,强攻加卅无需 NCCAOM 証书的执照考试权(后者标准低 于前者,收费远高于前者)。 七、在利益集团此番作为之后,美东中南地区所有公会的領 导层应该会适势猛醒。不该再依赖利益集团的施舍,不寄希 望于他们能够改错误归正途。充分利用这个战略契合点,中 医用一个声音说话,携手合作,共同关注和進步。我们确实 需要有一个不受利益集团瓜葛的专业核心组织,代表着广大 中医界向医教研推进发展的利益。 广纳良言,充分听取吸 收业界志士的诉求,追赶医学发展的步伐,因势利导立法立

 

規。防止治理机制封闭化,規則碎片化,唯利化,弱化中医

整体学科的科技标准。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当前中医发展 的状态。存而不强,大而不优,泛而不深,多而不良产生的 原因。长期以来伩奉少数利益集团人操作,而不是我们业界 自己主宰发展势态,因循守旧找不到出路,畏缩不前错失良 机。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全局动员依法定向的中医发展方 向,痛定决心才是中医的必经之路。我们需拿出壮士断腕的 勇气,敢于向积结多年的顽瘴痼疾开刀,触碰和利益集团的 关系,和矛盾,进行结构性改革,处理好中医发展途中教育 不足的缺陷。不再停畄在四十年经历的常态中,勇于开拓, 重新規划,让教育标准化,就业制度化。更有必要向形态更 高级,分科更优化,结构更合理的阶段演进。 八、中医在美国 40 多年的发展常态和专业趋势并非令人鼓 午 。加州做成了几次重大立法活动,也有功敗垂成的结果。 多数卅执照立法,执业规范的建设都迟缓异常。中医界在过 去的报导中基本上是彷貓画虎,宣掦光灿的表面,掩饰了实 际存在的濳在危机,缺陷和主要矛盾。向世界包括母国传达 了一些错误信息,好大喜功,或花而不实或别有歧途。严重 干扰了我们坐实基础,调顺机制,未雨绸缪,知耻后勇的奋 发进取的精神。 九、中美两国间学位错位复杂,这可能与中国学位制起步较 晚和受苏联教育体制影响有关。在中国医学博士学位需 10

 

年寒窗。但是医学院校本科五年,甚至大专三年毕业可考照

执业。美国五年大专学士没机会从事最低医学工作,更不論 医生的权力。美国 MD 修学八年,执照 MD 需另外二到七八 年临床培训(带低薪)学习。DO(骨病学博士,始于 1892 年)学校和实习医院的規模都小而与 MD 的权力相当,基本 上都就业于基层医疗单位。医学界的 ph.D 都从事基础教学 和科研,或者是双学位持有者。二级教育从业执照,如 PT, PA,RN,NP 等学时和学位都需 3 年碩土相当水平。均为 MD 或 DO 督促下从事相应范围的工作。DC 是土生土长的美国脊 柱按摩師,二十年前立法成功成为 CMS 的医疗提供者。他们 的身价坐地看涨,专业价值提升,社会地位改善,就业人数 暴增,专业学科成为替代疗法的领头羊。一览无余,知彼知 己,针灸师是医学界唯一进不到政府文档的专业团体,得不 到起碼的尊重和尊严。中国医界精英带着夺目的光环入境, 落地退变。五、八、十年奋斗得来的学、碩、博士,也有专 家教授和专业带头人,在针灸队伍内存在的社会身价和专业 覌感也笼罩在低教育的系统环境内。都只能大智若愚,芲白 无力的挣扎着。 十、中西文化的社会价值系统有着云泥之别。语言文字,习 浴思想,国力制度都会影响改造着每个人,濳移默化在脑海 里。毫无疑问的是,我们队伍中的美国人,在這方面都占绝 对优势,具有很多我们望尘莫及的条件。即便外来精英中优

 

越于他们的也为数寥寥。正因为文化差距,我们不能挾洋自

重,完全仰懶他们。因为他们自幻生长在 MD 至高无上的社 会地位上。其他各种二级结构的人員也与针灸师大相径庭, 后者不属主流,上不得台面。他们身为针灸师也以为自己是 与生俱来低于医学主流的价值观,甘为人后。在中国文化系 统影响下,中医有植入人心的地位,中西医有同等社会价值。 大多数来到這里都有水土不服,力不从心和迟幕无耐的感觉。 在两种截然不同的世界观影响下,对中医发展产生的作用就 是向髙端走或是向低处流。如何整合两种思维模式,就需要 有效的实际接触,找出共視,协商規则,建全机制,携手共 赢。当前极待解决的问题是举国上下,不分种族,聚所有资 源敦促利益集团收回他们提供给 CMS 的错误信息,匡正心态 传递给 CMS 中医界的真实現况。切实用高技能,铙富经验的 针灸人才,研究体現出来针灸治疗老年慢性腰痛的实貭结果。 真实意义上就是陈旧性腰脱或脊椎骨化生关節炎合并坐骨 神经痛的常见疾病,我们有十足的把握,优于其他疗法。 发动所有人員向 CMS 请愿,直接与之勾通,着实必要。我们 还能利用原有的渠道,请原始提案人趙美心众议員向 CMS 对话,表达她的关切,尤其对加州针灸师被拒之门外提出合 理建言。解铃还需系铃人,利益集团是掀起中医行业这次波 瀾的始作俑者,我们没有理由继续向其拿香作拜或绕大圈敬 而远之,兄弟阋墙。有必要与之勾通,劝其回头从善。

 

十一、美国管理各专业机构的措施是执业执照,在医学领域

控管的更为严格。每卅执照都由州政府签发,作为开业就诊 的基本条件。任何私營组织(在中医界現行的有 NCCAOM 和 ACA0M)都只能发放証書和文凭, 没有发执照的权力。各州 对其有不同的任用条件。由于各州中医发展极不平衡,无条 件形成统一考照标准,也不是再继续等待永远低标准行进。 而必须走高教育高质量服务的路线,创造和达成高端条件。 专业课程,学时长短、专业性能和学位高低决定着执业的規 范和专业地位。如此条件断定了 ACAOM 审批博士学位的功 能不具备转化为针灸执业和扩大范围的作用,也不会提升专 业价值和社会效益。只有名片广告头衔效应,等同于诱骗消 费者和朋友圈不知根底的人。唯有州通过立法程序决定执照 标准后才可規定其实质意义。 归根结底各州立法才是针灸博士执照的㨗近和根本,才能提 高整体专业的社会价值观。這就要求业界責无旁贷的掏心奉 腑,竭诚所能,合州为一,共支共存,向各州博士执照立法 努力迈進。加州不仅人数众多,教育和考照标准高于全国, 而且有立法成敗的经验和教训。应该在全国中医人与時俱进 大力支持下一举达到博士考照立法成功。更喝望利益集团纠 正思维,端正心态,真心认识到业界和他们利益高度交融, 合作則共赢,立足共同利益,向高端長远发展,支持并促进 各州博士考照立法。而不是像今天这样用名片博士阻挡业界

 

挺进联邦的行动。

十二、CMS 是联邦政府負責处理 A、B、C、D(住院、门诊、 低收入、药物)卡支付 medicare providers 医疗费用的中心 。 投保人是联邦政府,受保人是 65 岁以上老人,伤残人士和 低收入人群。和啇业保险公司受保方也是投保方截然相反。 基本上是政府福利支撑着老弱病残族群的巨大医疗开支。同 时也是政府最具权威性的医疗項目法规的制定单位。能成为 其 provider 就等同于联邦政府的认可,得到最高的社会价值。 任何医疗专业无不竭尽全力争取得到 provider 的权力 。中 医要取得实质性的发现壮大,除相辅相成配套的执照博士外, 就是立法成为 CMS 的 provider 。从反馈效应讲,这次临床 试验草案尤如一声春雷惊醒了每位针灸持照人,深刻体会到 美国中医针灸联盟既往开来,百折不挠的推动联邦耆老和英 雄法案的深远意义。愿法案的号角响遍天南海北,愿法案的 大旗揷遍各州,愿每个针灸人走到天涯海角都因为中医而血 脉相通。让这种无言以表的联系使我们牢牢系在一起,永不 分离,直到最后胜利。

 

 

 

 

 

 

 

 

副主席

 

美国中医针灸联 盟副主席 加州中医政治联盟


蘇华昌教授

scan_download_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