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药业出口:浓缩异形片、浓缩丸、颗粒剂、饮片和中医药器具等
名医论坛 i_need_contribute
五位中医专家解读:中医对新冠肺炎疗效有多大?
source:环球时报 2020-02-19 [其它] [名医论坛]
武汉首个由国家中医医疗队接管的江夏方舱医院日前开舱接收患者。该医院将综合运用针灸、按摩、灸疗、太极、八段锦等中医特色疗法,并确保所有患者使用中药汤剂甚至因人施方。这一做法引发舆论对中医治疗新冠肺炎的高度关注。此前,对于中医介入疫情治疗,同时存在力挺和质疑的声音。中医治疗新冠肺炎到底效果如何?其治疗原理是什么?在此次疫情防治中,中医西医哪个更重要呢?《环球时报》记者邀请多位中医专家解答疑问。

“肺五科是为治疗此次疫情临时组建的,科室成立之初就实施了中西医结合治疗的方案,中药处方主要为汤剂。”湖北省中医院隔离病房肺五科主任冯毅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该科室目前收治的患者重症轻症都有,普通型病例最多。

 

所谓普通型是指肺部有阴影但病情未达到呼吸衰竭的地步。目前,大部分重症患者病情稳定或痊愈。共有26名患者出院,在院患者36人,没有一例死亡病例。

 

冯毅表示,此次新冠肺炎会引发上中下三焦同时发病,也就是呼吸道、胃肠道都可能产生症状。“中药在对腹泻、便秘等胃肠道症状进行调理方面也发挥了很大作用。此外,有些病人进展较快,中药干预后可阻止其向重型或危重型方向发展。”

 

北京中医药大学东方医院ICU主任王彤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该医院派出20名医护人员与东直门医院等共同组成国家中医医疗队二队,于正月初三抵达重症患者较多的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

 

该医院是离华南海鲜市场最近的两家三级医院之一,也是最早上报疫情的医院。在迅速将医院改造为符合甲类传染病防护的病房后,该医院收治了56名确诊病人,目前已有5人出院。

 

据王彤介绍,由于该医院的患者状态差异很大,采用的中医药治疗方案也因人而异。“比如有些患者身体状况很差,光是驱邪不行,要以扶正为主;胃口不好的要以健脾为主;湿气重、舌苔厚患者要加强通利小便等。”

 

王彤表示,从人文关怀的角度讲,疾病不仅需要治疗还要有良好的心理状态,因此他们也采取埋耳豆等中医治疗手段,解决病人的失眠问题,使他们恢复良好的生物钟。

 

浙江省中医院呼吸科主任王真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钟南山院士建议中药治疗一开始就要介入,浙江省对此很重视,在治疗新冠肺炎的过程中确保第一时间使用中医药疗法。

 

目前,在确诊患者中,中药使用率达95.83%。在疑似病人或接触者中,中药使用率为92%。截至2月14日,浙江全省有332人通过中西结合的治疗方法痊愈出院,有590人病状改善,0死亡病例,治愈率在全国排名靠前。

 

“无论是新冠肺炎,还是SARS、甲流、禽流感,中医药在这些疫病治疗中都显示出比较好的疗效。”王真说。

 

 

 

 

抗新冠,中西医要二选一吗?

 

“很多人认为,中医药治病见效比较慢,这是对中医的误解”,冯毅表示,实际上,中医治疗某些疾病见效很快,中医也有不少针对急症的疗法,而且不良反应较小。

 

中医药治疗瘟疫有几千年的历史,方法手段多,经验很丰富。从某种程度讲,正是在中医药治疗大型流行性疾病的过程中,涌现了一代又一代中国名中医,推动了中医药的发展。”北京中医药大学东方医院院长刘金民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中医治疗疫病,不仅仅关注病毒本身,更关注病毒这种“外邪”侵入人体后产生的各种症状及变化,重视从患者整体出发,辨证论治,扶正祛邪,达到治疗的目的。

 

同时,中医还讲究因人、因病、因时而治,此次新冠肺炎在不同地区、不同人群中的表现也有差异。如果全国统一用一个配方,较难符合中医辨证治疗原则,还会造成相关药材供应紧张。但目前疫情形势紧张,因人施治不现实,概括当地病人症状特点,一地一方,一院一方,或者用通治方加减是可以的。

 

王彤表示,中医通过发汗等方式将病毒从人体中清除出去,或让它们待在某个角落里别瞎跑,而完全把病毒斩尽杀绝没有必要,“因为病毒的存活期远远超过人类。中医讲和平共处,做好免疫应答即可。就是说,要保障适量微生物对人体的刺激,让人体产生免疫力,跟疫苗的原理是一样的。”

 

既然中医药在治疗新冠病毒方面具有良好疗效,可以说此次疫情治疗应以中医为主、西医为辅,甚至只用中医治疗吗?“不能这样说,我坚持中医西医二者并重”,冯毅认为,在此次疫情治疗过程中,西药发挥了很大作用。比如,阿比朵尔等抗病毒药被公认具有一定疗效。单纯用中医,只能针对轻症病人,但病程会稍长一点。“中西药联合使用可以明显缩短疗程,更快减轻症状”。

 

王真表示,关于中西医结合治疗与纯西医治疗对于新冠肺炎的疗效对比,有一些机构在做相关研究,但结果还没出来,目前还不能下结论。虽然中医药发挥了不小的作用,但不能说只靠中医就行,西医很多抢救措施也在实施,很多上了呼吸机的病人都逐渐好起来了。“中医讲究辨证施治论,依不同的临床表现用不同药物进行治疗,西医是根据不同病毒的特点把病毒杀掉。”王真认为,经过这次疫情,中国应更加重视和研究中医药在现代社会的重要价值。

 

“在现代社会,不应把中医局限化,应该把好的东西为我所用。”王彤认为,没必要比较中医西医哪个更好。“在现代社会,中医不再是只能开汤药,汤药只是中医的一个手段,使用呼吸机、血液净化仪、各种影像设备及检测设备也是我们的手段,我们要通过这些方式巩固古老的中医理论,传统不仅要继承更要发扬,要将传统中医有机地与现代医学结合在一起。”

 

对于质疑声,武汉江夏方舱医院首位院长、北京中医医院院长刘清泉对《环球时报》表示:“质疑也好,反对也好,没有什么不可以,毕竟这是个多元的世界,人的思路肯定各有不同。但不能因为质疑和反对,我们中医就不去努力工作。实际上,质疑和反对,源于不了解。在此次抗疫战斗中,我们中医的责任就是治病,让轻症病人痊愈,让中度病人别向危重发展,减少危重病人死亡率。”他认为,中医、西医各有所长,只有互相帮助互相借鉴,才能取长补短,取得的结果也将能既大于中医又大于西医,共同构成中国医学。

 

 

 

 

没病要吃中药预防吗

 

中医强调治未病,那么,在疫情防控关键时期,没有患病的人群是否可以吃些中药合理预防呢?

 

王真表示,他所在的医院也推出了相关中医预防方法,主要面向医务人员、公安干警、安保人员等高危人群。

 

前段时间,从新加坡起飞的一架飞机中有武汉乘客,飞机在杭州降落后,相关密切接触者被隔离。隔离期间,医院给这一群体使用了预防方,14天后,没有一例发病。

 

但对于没有接触史的普通百姓,王真并不赞成吃中药预防。“是药三分毒,如果你每天都在家里待着,一点事也没有,我并不赞成全民服用。”

 

在冯毅看来,未患病者使用中药预防也是有价值的。因为一些医院调配的预防型中药主要可以起到辅助正气、补气健脾、防止病毒侵袭的作用。

 

这类药方比较简单,通常只有五六味药,适当喝一点没有害处。而且它是通过有营养属性的植物药对人体进行调节,相当于一种食物,没有什么副作用。

 

但一些专门用于抗病毒的中成药,如清热解毒颗粒、蒲地蓝口服液、金银花口服液等,冯毅不主张无病人群使用。这类药物主要面向发病患者,有些药伤脾胃。

 

本报记者 张 妮 本报赴武汉特派记者 董长喜 张 健

scan_download_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