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药业出口:浓缩异形片、浓缩丸、颗粒剂、饮片和中医药器具等
国际论坛 i_need_contribute
中医人在路上,民间中医传承不能忘
source:医馆视界 2019-08-11 [其它] [国际论坛]
民间中医是中医之根,是中医队伍的重要组成部分,上溯岐黄下迨至今,民间中医为人民健康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

近年来,国家高度重视中医发展,中医迎来了更加广阔的空间,中医人在路上,但民间中医传承不能忘。

 

当下中医人才严重匮乏。一位中医馆工作人员曾表示,“来看病的人很多,但好中医少,专家更难请。”优质中医资源紧缺,在药店、诊所或中医馆一直都较为凸显。

 

在人们对中医强烈需求的推动下,即便一些民间中医没有行医资格,也有不少中医诊所打听并聘请他们到诊所工作,以满足更多患者的需求。

 

只是许多民间中医难免犹豫,因为没有行医资格,不想给别人带去负担。比如打了8年“游击”的民间中医王平安,面对不少诊所三番五次的邀请,都如是拒绝了。

 

许多人都是这样被一纸证书,阻挡在行医救人的门前,眼睁睁看着老百姓挣扎在“看病难”、“看病贵”中,却不能放开手脚,堂堂正正去助一臂之力。

 

民间中医不是江湖骗子,他们本应该和其他中医人队伍,一起行走在治病救人的舞台上的,而不是躲躲藏藏,任病魔欺压百姓。

 

但他们没有证书,《执业医师法》是他们人间和地狱的分水岭,许多原先合法的民间中医被判为“非法行医”。

 

《人民日报》有过报道,山东省滕州市,有一位民间中医,叫王永光。他从医40余年,治疗了不少疑难重症。原先的行医资格证过期,无法通过行医资格考试。这位自学成才的民间中医,就成了卫生行政部门“打击非法行医”的对象。

 

相关人士还曾透露,2010年在行医的中医人员应该有四五十万人,其中有一定的中医药知识技能和临床实践经验而可以专业行医,却没有合法行医资格的,大概在25万左右。而2009年具有执业资格的中医师,接近二十六七万。也就是说,有一半的民间中医人员在偷偷摸摸地“非法行医”

 

 

 

虽然这么多年,国家为民间中医转正陆续开通了相关途径,可是没有经过系统医学院教育的民间中医们,通过的可能性很低很低。

 

一些参加过相关考试的民间中医介绍,考题有相当部分是纯西医内容,且中医内容也多为中医学院派理论知识,平均通过率不超过30%。

 

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会长陈珞珈曾直言,“这么多年,没有几个民间医生真正能‘转正’。”民间中医每一家、每一派都有自己的模式,全靠经验和悟性来传承,而按照那些法令的思路,即使是“双桥老太”也会被挡在门外。

 

说到底,民间中医被挡在门外,无非是太过鱼龙混杂,要甄别,要抢救,的确非一朝一夕。但都这么多年了,他们的问题仍然没有得到解决,许多老人家都去世了,都没等来身份的合法。

 

其实抛开证书,单从疗效的角度来看,中医界,乃至整个医学界,都是真中医和骗子的大熔炉,不分有证还是没证。

 

这是一个自古到今的社会现实,毕竟人心叵测。但是不能因为民间中医群体存在这个现实,就否定了所有民间中医。

 

据新华社报道,在国医大师唐祖宣的弟子中,有500多名有一技之长的民间中医,以及130多名博士生导师、主任医师、医院院长,还有来自美国、瑞典、加拿大等国家的中医专程前来拜师。

 

“我收徒弟遵照孔夫子有教无类的原则,不设教条门槛。”唐祖宣说。对唐老来说,他们是平等的。

 

而对于老百姓老说,民间中医也好,学院派中医也罢,亦或博士生导师,海外名医专家等等,他们也都是“医”,都干着同一件事:治病救人,其他不过是外在的头衔。

 

一位网友@“繁星凌雨”曾表示,不管是学院派中医还是民间中医都有局限性。学院派可能需要更大胆一些,思维更开阔一些。民间中医可能需要更务实一点,知晓局限。这个界限很难分清,也是个人对度的把握。但不管怎么样,我们首先是一位医生。

 

只要是好的医生,能看病的医生,管他什么出身。

 

 

应广大民间中医的呼声,国家后来又为民间中医开辟了另一条新的转正途径——中医专长考核。

 

一位基层卫计局工作人员曾说,“近年来通过走访,民间确实存在不少医术好的从业者,国家出台中医专长考核就是希望这部分人才不要被埋没,让那些有着一技之长的民间中医可以持证上岗,走上正规化道路。

 

业内认为,中医专长考核的实施,对于众多的民间医生来说是巨大的利好,而对于中医人才队伍建设,更是一剂强心针。

 

但是考核的执行过程却不是那么顺利,报名和考核通过率都不尽如人意。政策中的条条框框让很多人觉得难以跨越,甚至说根本就不能跨越。

 

于是舆论的谴责从未停息。尤其是其中“推荐医师”的规定,可以说像“秋风扫落叶”般,直接放倒了一大批民间中医。别说考核了,连考核的门都进不去。

 

 

为此,许多人奔走呼求,甚至请客吃饭,塞红包,亦或铤而走险,吃亏上当在虚假培训机构的圈套中……一幕中医专长考核上演了太多的可悲可笑。

 

曾收到一些读者留言:

@欧阳:放开考试门槛,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考核通过后加强后期培养和提升,很多人就是被拦在考试门外去了,民间中医本来就是缺少这个证(平台),不然临床经验不会比三甲医院普通门诊任何医生差。

 

@红景天:发展民间中医,就给我们考试机会就行。有中医相关的医学证书的都能考,发展民间中医就有希望。我们有疗效就是不让我们光明正大地用,真难呀真难呀!

 

 

 

另一位读者@“老大夫”留言:

医者关乎百姓生命之大事,国家的政策是好的。真正有一技之长的别灰心,总结不足,来年还可再考。今年是第一年,各地都很慎重,通过率低才是确有专长者,这就严厉打击了一些庸医和骗子。反而通过率高要令人深思。

 

相信,随着考核办法的逐步完善,医术确有专长者会梦想成真的,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政府也在努力,挖掘在民间的高手。这么多年了,真正传承中医药文化的民间中医,为伪中医担负太多骂名,是伪中医使中医在国人印象中有太多负面影响。相信政府,真金不怕火炼,有志、有技者终将梦想成真的。

 

总之,人民需要中医,中医离不开人民,中医的根在民间,其深深地扎在中国大地,扎在广大人民群众之中,根深才能叶茂,才能硕果累累。

 

希望随着中医药事业蓬勃发展,以及政策的完善,摆在民间中医面前的各种现实问题,能够得到妥善解决。

 

民间中医人也应当自强。自助者,天助。老百姓向来拥护的都是真正的德者和强者,现实越困顿,我们越应加油。

scan_download_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