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药业出口:浓缩异形片、浓缩丸、颗粒剂、饮片和中医药器具等
国际论坛 i_need_contribute
他们的“非法行医”,才保住了中医的一点生机与火种
source:医术论坛 2021-01-04 [其它] [国际论坛]

在中医的发展历史上,一位郎中被老百姓接受并认可基本上都是靠口碑。

 

他们一般是先给亲戚朋友邻里看小病,效果不错,就有人找看大病、疑难杂症,这样慢慢地医名就开始传播,由近及远,由本村本地传播到外乡外地,最终成为有口皆碑的郎中。

 

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看一个医生的本事,其实很简单,就是看他治病的疗效。

 

但是后来随着西医的传入,我国的中医教育也像西医一样走向了规模化、量产化之路,行医也开始走向了标准化,即要以《执业医师法》为标准。

 

打着中医标准化、现代化、国际化的旗帜,实际上就是以西医为尺度来改造、消灭中医。

 

于是这奇特的一幕就出现了:大学教育出来的中医很多不会看病,却有行医资格,而民间传承或自学成才的中医能看病,却被称为“非法行医”受到管理部门的封杀。

 

马鞍山的蔡长福,经方论治40年,治好无数病人,全国各地大医院放弃治疗的疑难杂症,常常在他这里妙手回春,但却被执业医师资格考试活活难住了。

 

失去执业医师资格后,蔡长福原来合法的诊所被取缔,屡屡被当地卫生局查抄罚款,最重的一次一个方子就罚了几万元。

 

金华的倪海清,农民出生,小学文化,自学中医没有行医资格。他研制出了一种能治疗晚期癌症的中草药方,救治了数百名晚期癌症病人。

 

由于影响了旁边艾克医院的生意,倪海清被实名举报,于2011年10月被金华市公安局婺城分局刑事拘留,后被该区法院以制造、贩卖假药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款100万元。

 

温州的潘德孚,行医几十年,著作等身,治愈了许多疑难杂症,包括很多癌症、白血病患者。甚至还专门开了癌症、白血病治疗专科,每天看30多人,仍然是半夜就有人来站门外怕挂不上号。

 

却一直没有取得最低的执业助理中医师资格,他的中医诊所也被当地的卫生行政部门依法取缔。

 

提到金华的倪海清我不得不详细的在说一遍。虽然一切尘埃落定,但依然是中医人茶饭之余的话题!

 

倪海清:

      是浙江省金华市的一名江湖郎中,出身农民,小学文化,没有行医资格。他偶然获得了别人的祖传秘方,在此基础上,研制出了一种治疗晚期癌症的中草药秘方,救治了数百晚期癌症病人。

2009年,他成立了海清民间草药研究所,之后获得了肿瘤内服中草药片剂国家发明专利。但其研制的中草药片剂并无生产许可证及药品管理部门批准文号,在法律意义上是假药。2013年4月8日,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法院的一审判决:倪海清因生产、销售假药罪一审被判处10年有期徒刑。

 

  众所周知,由于工业污染及农药,食品污染(地沟油、瘦肉精、三聚氰胺),生活方式等等种种原因,在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同时,我国已成了世界上的癌症大国,每年死于癌症约为180万人,平均每天4930人,而且目前发病率和死亡率还呈加速发展的凶险态势……

 

        而一旦一家有一人得了癌症,本人及家庭就如晴天霹雳,痛不欲生,在身体上,心理上,以及经济上打击极大。多少人为了治病,而欠下了几十万上百万的债务。多少人刚刚富起来却又因病致贫,因病返贫。我的同事中,有的老父亲70多岁得了咽喉部淋巴瘤,进行了化疗和靶向治疗,花了五十多万元,方才控制住。还有珠海的青年女教师,好不容易家里多年存了12万元,在哈尔滨仅做了个大小便瘘管,就花去了全部积蓄,母亲几个月后就去世了,打击极大……

 

        在各大中城市的三甲医院,在中国三大肿瘤医院,癌症病人真多啊,到处人满为患,很多医院甚至要清晨四五点排队挂号。人们畏癌如虎。四川大中学生为防治癌症,强烈反对在本地开设有严重污染的工厂,打出了 “我们可以牺牲,我们是九〇后” 的标语,令人泪下。中国人民渴望中西医学界早日对此有一个大的突破!(编者按 其实根本不需要突破,要突破的是人的观念,自古至今几千年来,不可能没有现代医学所说的癌症,只不过在中医里不叫癌症,而且中医也不会没有治过癌症,不仅治过而且从古至今有着无数治愈的案例。那为什么中医治癌比西医好的多 却选择西医呢?因为,在西医的字典里,癌症是必死无疑,因此治死了也没有任何责任,于是就出现了一个世界上最好的生意——治癌,不管是什么癌症,上来就是手术、放疗、化疗,靶向药,花大钱不说,最最可恨的是,治不好却被宣扬为唯一正确的方法。)

 

他1964年出生,据悉早年曾从一位九旬山林老人中传得一秘方,可以治痔疮和一些百姓常见病,但后来他发现,这个药方竟然对治疗癌症也有较好疗效;于是他就开始试验,后来接受外来癌症病人,并自己成立了“金华市婺城区海清民间草药研究所”,业务范围为有关草药的采集,人工培植及药理研究,自己担任了研究所法人代表。其妻、儿及亲戚为其的试制、治疗做些具体工作。

 

        据不完全统计,倪海清治过的癌症病人在500人以上,有病例档案的有370多人。(被公安局查封,拿走的病例有200余份,至今查封不还,也不给律师记者进一步追访查证。)他治疗的患者遍布全国,还有台湾,香港,菲律宾,韩国等周边国家和地区。据悉,截至2010年9月30日,在他申报专利时统计,临床188个病例中,显效的92例(占48%),有效的59例(占31%),改善的35例,无效的10例,总有效率达93.6%。

 

        显然,来倪海清这里治病的癌症病人,绝大所数都是大医院判了死刑的晚期、超晚期病人;有了上述的效果,应是相当难能可贵了。

 

        在倪海清被金华婺城区公检法拘捕后,曾有很多治疗效果较好的病人去省市信访办上访,还有十个效果明显的病人,如张淑华、郑明霞、张兆焰等,愿意出来作证,但被当地法院严辞拒绝,竟称疗效与本案无关。据悉甚至有公安人员说:你就是把全世界的癌症病人都治好了,你也犯了贩假药罪。——有这种观念的人,还有良心吗?还有人性吗?还有起码的正义感和社会责任感吗?

 

  倪海清承认自己违规(这里的违规是承认没有医师资格证),但坚决否认生产、销售假药罪的指控。他坚持认为,他的中草药研究成果仅限于临床试验的“配制”与“配售”,而非面向市场的大规模生产与销售,而且疗效明显。“未经临床审批,最多只能算是违规,谈不上犯罪。”知名刑法学专家、江西财经大学兼职教授张国轩接受采访《中国经济周刊》采访认为,根据刑法第13条的规定,要构成犯罪,必须是明显危害社会的行为。“倘若那真的是治病救人的良药,真的把病人都给治好了,不仅没有社会危害性,对社会反而是有利的,就不应当认定为犯罪。但关键是经权威认定该药的有效性。”问题在于,倪海清的药经过了群众的治疗实践验证了有效性,却没有得到权威部门的认定。无数“精英”吼叫了几十年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为什么在这里就行不通了?

 

     这不是假药,这是真药,能治病的真药啊!对晚期癌症病人,不要说有48%的人有显效,93%有效,就是有20%的人有显效,50%的人有效,也都是真药啊!

 

        所谓真药,并非是必须有国家药监局批准的才是真药,而是以人民大众使用实践的结果为标准。按本来医学应该是用疗效来说话的,也应该是用疗效来衡量医生的水平和能力,并不是凭借一纸证书来衡量医生的能力,而现在恰恰相反,有证书头衔的专家博士很多人不会看病,而会看病的民间中医因没有证书就不能看病.....

 

其实,一些国家药监局同意、通过的治癌西药,有效、显效率也是很低的!如有一种国产的靶向药,在上海大医院治疗近80个食道癌病人时,有效率仅5-6%,几位肿瘤医院医生私下称其为白开水。此药需一万多元一针。

 

        所谓假药,比如使用生理盐水、葡萄糖水冒充名贵的西药,冒充几千、几万元一支的化疗药与进口的靶向药。倪海清的中药试剂,冒了什么名牌药吗?明明有效为什么是假药呢?

 

 以我个人的理解,修改后的刑法规定,生产、销售假药罪属于行为犯、危险犯,即只要实施了法定的行为,并不要求必须造成实际危害后果即构成本罪。但从犯罪构成要件来说,生产、销售假药罪必须是故意犯罪,即要求犯罪人有主观故意。这种“故意”包括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刑法》对“犯罪故意”的表述是: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并且希望或者放任这种结果发生。从这个角度来说,该判决显然存在明显的法律逻辑错误、无法自圆其说的悖论。

 

在就是很多民间中医虽然看得了病,却没有执业证,一纸证书挡住了他们的行医路。于是,有的被迫放弃行医,有的无奈流落海外,有的任由中医技法年久失传。

 

而看看现在的中医院,或者西医院的中医科,这些拥有中医师资格的人,又有多少人是没有中医行医能力或只有很差行医能力的呢?

 

他们对中医没有信心,看病和西医一样,各种化验检测一样也不能少,四诊不参,十二纲不辩,疼痛就用止痛药,气滞就用补气行气药,血瘀就用活血化瘀药。

 

基本都是头痛治头,脚痛治脚的西医思维,距离合格中医实在太远。

 

我们对祖传中医、师承中医(指民间没有中医师资格的师承)、自学成才中医,不授予中医行医资格,说他们没有中医学历。

 

其实,正是这些人掌握了真正的中医思维,中医疗效显著,口碑很好。也正是他们的非法行医,才保住了中医的一点生机与火种。

 

因为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大学教育出来的中医大都是不懂治病的,能治病的只有这些非法行医者了!

 

但是,这些民间中医往往处境十分艰难,是真正的提着在脑袋传承中医,治病救人。

 

中医圈里的人都知道,在现在的环境下,非法行医,是法律所禁止和严惩的,治病救人必须得承担很大的责任和风险。

 

对于擅长治危急重症而又诚实行医的民间中医来说,收取的这点诊费相对于风险责任来说,简直是火中取栗。

 

记得有篇文章说,医生救治病人,谁来救医生?有政府武装力量保护的医院医生尚且发出这样无奈的呼声,处于最弱势,作为政府打击对象的诚实行医的民间中医还能说什么?

 

中医是几千年来,中华民族在同疾病作斗争中积累起来的。一开始哪有什么职业中医,如果一开始就认定行医资格,医学永远也无法产生。

 

现在社会发展了,也有医学院了,难道就不准老百姓自己与疾病作斗争了?就不准老百姓探索了?

 

就像网友说的那样,现在的民间中医,就好像当时农民,不是用枪炮也不是正规军队抗日,而被定性为“非法抗日”一样可笑。

 

如果你咳嗽,你妈妈摘了几片枇杷叶给治愈了,如果你又用同样方法治愈朋友的病是非法行医吗?

 

在历史上,中医从来都是由公众监管的,因为没有任何一个人不注重自己的生命,更不会把自己的生命随便交给一个医生。

 

中医之所以得到信任,是因为他们能够先把自己亲人、朋友的病治好了,这比那些医师资格证的说服力大多了。

 

同样,遣方用药从来都是中医必备的技能,它是没有具体标准的,可现在主流却动不动就给它们扣上了非法制药的大帽子。

 

行医资格认定的设置,应该是为了更好保障人们的生命健康,只要有行医能力,不管你是什么学历,都可以授予行医资格。

 

如果要获得行医资格,还需要这些远不及自己水平的人去认定,这样的资格认定标准难道不悲催吗?

 

中医为什么遭到了国民的全面抛弃?就是伪中医遍地,他们名为中医,拿着国家发的中医行医资格证,却不会治病。

 

国民被骗一次还行,你骗两次、三次,还有人相信吗?中医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多少人再相信了!没有了国民的信任,中医靠什么发展?

 

    中西医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医疗体系与理念,不能拿西医西药的规定来整中医,否则华佗、张仲景、李时珍是否也判十年?甚至更多?

 

        要是中药(特别是癌症试验阶段的中药),都经过国家药监局批准,等于中国几十万中医医生,每天不同的组合处方都要报国家药监局审批,忙得过来吗?国家药监局有统一的超高水平中医医生能统领把关全国几十万中医医生吗?

 

        中医的特点就是辨证施治,千人千方,也可以是一方治多病。

 

        你们用西医的有关规定来乱抓乱罚中医医生,按你们今天的所作所为,中国历史上所有人民尊敬爱戴的名中医:如先秦的扁鹊、东汉的张仲景、三国的华佗、明朝的李时珍都没有经过当时国家药监局检验,他们都应该被拘捕起来了?如果这样,中国古代的老百姓将悲惨到何等地步。可见这是何等的荒唐,荒谬,无知!

 

事实上,中医起源于民间,发展于民间。很多国医大师都是来自于民间,如蒲辅周、董建华、李重人、王绵之等,并没有接受过正规的院校教育。

 

像云南白药、福建片仔癀这样的名药也都是民间实践、总结的结果。

 

至今仍在民间流传的一些单方、偏方、验方、秘方,都是历代临床实践的结晶,即便是中医经典著作中记载的方药、技术,也离不开民间中医的贡献。

 

中央电视台十频道“走进科学”栏目曾连续报道过,湖南省慈利县人武部的一技之长者许小武,用祖传蛇药秘方治疗蛇伤的事迹。

 

灌云县“土郎中”几十年如一日钻研的治疗疑难杂症的偏方也有口皆碑,广为传播。

 

另外,小针刀也是建国后出自民间、而今在国内外广泛应用的中医创新技术。

 

已故的发明人朱汉章就是“赤脚医生”,他在针灸针具基础上研发的小针刀,在治疗骨性关节炎、椎间盘突出、颈椎病、肩周炎等数十种西医难治性疾病方面,展示了立竿见影的效果,多次获科技成果奖。

 

朱汉章还出版了近百万字的《针刀医学》专著,并使这一技术在国内外广为流传。许多西医教授都成了他的学生和针刀拥戴者,现有千余家医院开展了这项技术,使数以百万计的患者受益。

 

民间中医过去是传承中医的主体,现在仍然是传承中医的主体,未来更是促进中医发展的主动力。

 

那些有其名而无其实的西化的学院派中医队伍,只能逐渐异化性地消灭中医。

 

中医近几十年来的持续衰落,代表着主流中医的彻底失败。因为他们虽为中医,实则西医,看看他们的科研论文、研究院、医疗机构,还有几个纯中医?

 

他们早已被西医同化了,如果让他们继续挑大梁,主导中医,中医只有死路一条。

 

当今之际,中医管理的首要任务就是建立一个优胜劣汰的制度,把那些不能治病的伪中医扫地出门,只要他们在中医行业里一天,就会给中医抹黑一天,让他们在中医行业里再呆几十年,中医就彻底玩完。

 

真正的中医在民间,也正是他们,才传承着真正的中医精髓。

scan_download_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