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药业出口:浓缩异形片、浓缩丸、颗粒剂、饮片和中医药器具等
国际论坛 i_need_contribute
作为中医人,要坚定中医疗效,发挥中医优势!
source:天地阴阳 2020-02-12 [其它] [国际论坛]
无论是人还是病,是药或者食物,东、西方的理解是不一样的。

几年前,有一个留学生,她的丈夫是美国著名的医生。有一天,她丈夫到中国来探望她,迷上了好吃的中国菜,谁知第二天就觉得胃胀难受。

 

他的妻子刚学过中药,知道山楂具有消食的作用,就到超市买了一包“山楂片”给她丈夫吃,结果只吃两次症状就消失了。后来这位美国医生竖起了大拇指,连声说:“Chinese medicine is very good!”

 

实际上“山楂片”,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中药,只是小孩平时吃的零食。但是仅凭这一点,一个外国医学专家就觉得让妻子来学中医是正确的选择。为什么外国人这么相信中医,因为它有用。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有一位研究生,她学的是食品化学,有一天突发奇想:中医说水果有寒热温凉,不妨做个实验。于是,她分别选了几种凉性的水果和几种温性的水果,检测各种水果的水分、糖、蛋白质、脂肪等成分的比例,并将研究结果写成文。

 

文章投到了在美国召开的一个国际学术会议,结果组委会很重视,不仅录用了文章,还为她提供了往返机票和在美期间的食宿费用。事实上,水果分寒热在中国人看来是再简单不过了!

 

对于食物,外国人注重于研究它们的理化特性和作用机理。而我们中国人很早就学会从食物的性状、外观、颜色及采集地点等去判断分析它们的性质和功效。

 

如稻谷生长在水田里,故大米性偏凉,长于养胃生津,病后胃虚宜喝一点米汤;小麦生长在旱地里,故其性偏温,长于健脾和中,胃寒的人宜多吃面食,等等。

 

无论是人还是病,是药或者食物,都是与自然界息息相关的,这一点东、西方的理解是不一样的。

 

但是,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外国人开始相信中医?我想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在现代医学高度发展的今天,面对许多医学上解决不了的问题的时候,有很多人会回过头来看,就会发现西医学的目标是“病”,是把人看作一个孤立的、静止的、局部的生物体。

 

举个例子,现代的超声诊断技术可以发现小到1~2毫米的小肝癌并且消灭它,但这些进步却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肝癌的形成、复发和转移的问题。于是,许多有识之士开始把注意力转到中医领域。

 

 

 

越来越多的西方人开始接受中医、相信中医,反视国内,却有那么些人对中医“穷追猛打”,甚至扬言要废掉中医。

 

中医究竟好不好?我不止一次地问过自己同样的问题。

 

如果说中医不好,为什么日本、韩国、欧美国家的中医热正在不断升温?为什么有些国家千方百计想把中医据为己有?

 

如果说中医好,为什么近百年来国内总是有人千方百计地想消灭中医?

 

如果说中药有用,为什么那么多学中医的人在开西药,骂中医?

 

如果说中药没用,为什么开中成药的西医比中医多?为什么药店门口要写“地道药材”却不写“GMP生产”?

 

德国慕尼黑大学波克特教授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医药在中国至今没有受到文化上的虔诚对待,没有确定其科学传统地位而进行认识论的研究和合理的科学探讨,所受到的是教条式的轻视和文化摧残。

 

这样做的不是外人,而是中国的医务人员。他们不承认在中国本土上的宝藏,为了追求时髦,用西方的术语胡乱消灭和模糊中医的信息,是中国的医生自己消灭了中医。”(《南方周末》2006-10-08)

 

在许多人急急忙忙否定中医的时候,“中医”又被另一部分人用作赚钱的敲门砖。如今我们随时可以在广播上、电视里、网络中看到许许多多的药品、保健品等标榜着“纯中药制剂”、“无毒副作用”。

 

更可悲的是,这些所谓的“纯中药制剂”、“无毒副作用”,表面上看来好像是在赞扬中医中药,但实际上却让中医中药一次又一次地背上了“黑锅”。

 

因为真正的中医从不自认为中药是无毒副作用的,相反,滥用中药所产生的负面影响往往却被归结为是中医的罪过,这对中医来说是十分不公平的!

 

 

 

类似的病例临床并不少见,问题是如何发挥中医的作用

 

肝硬化,一直以来被认为是一种最难治的重病之一。许多患者到了后期因肝功能失代偿出现腹水,大多只能采取消除腹水和护肝的疗法,但效果并不理想。而中医采用辨证论治的方法治疗往往有明显的疗效。

 

十几年前曾经有一位患者,他在台湾被确诊为肝硬化腹水,病情严重,医生建议他换肝(肝脏移植)。由于家里在大陆有企业,在等待肝源期间,他到福州疗养。

 

有一天突然大量出血,送到医院抢救的同时请我去会诊,根据辨证我给他开了张处方,主要是健脾疏肝、清热利湿,他服了一段时间后自觉症状消失,气色也大有改善。

 

半年后他在台湾医院复查,检查的结果让医生几乎不敢相信,腹水已经消失,肝功能基本恢复了正常。直到现在,十几年过去了,他依然能够像正常人一样工作和生活。

 

当今社会人们精神压力较大,“失眠”、“抑郁症”等的发病率呈上升趋势。对于机能失调的疾病,西医除了进行镇静安神、抗焦虑、抗忧郁的治疗外,别无良策。

 

不久前,我就曾治疗过一位21岁的女生。那天她在父亲、母亲、爷爷、奶奶的陪同下前来就诊,就诊过程中,她显得非常烦躁但一言不发。

 

从她家人那里,我了解到她一年前由于受到惊吓和感情方面的刺激,开始出现多疑、恐惧、夜间恶梦等症状,时而默默无语、 时而烦躁不安、还有自杀倾向,她也因此丢了工作。

 

到医院检查,被诊为“抑郁症”,经治疗后效果不明显,又进一步出现头晕、头痛、失眠。全家人也为此整天心神不宁却又束手无策。

 

诊毕,我开了温胆汤合甘麦大枣汤,嘱其服用。1周之后复诊时,患者便开始愿意与医生交流,于是随症加减。2周之后,患者开始能够主动诉说病情,总体的精神状态已有明显改善。

 

在第4次复诊的时候,我惊讶地发现这回她竟然没有家人的陪伴,而且还介绍了一位她的朋友前来就诊。过了不久,她奶奶特地打电话来表示感谢,说是救了孩子一命,还说孩子已经去上班了。类似的病例临床并不少见,问题是如何发挥中医的作用。

 

但是,在我们提出发展中医药事业的时候,首先要明白的是中医有什么优势,接下来才是如何发挥优势。

 

如果不明白这两点,仅仅依靠攀比,或在仪器设备、医疗项目等方面与西医院趋同,结果就只能是差距越来越大,最终将丧失自我。

scan_download_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