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药业出口:浓缩异形片、浓缩丸、颗粒剂、饮片和中医药器具等
中医药导报 i_need_contribute
岐黄专论丨不在乎
author:王路加source:杏林论坛 2020-01-18 [其它] [中医药导报]
今天,现代医学虽然发达,仍然没有完全地把握制服癌症这只吃人虎。所以,谈癌色变的人比比皆是。不幸,培勇就是其中的一位。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培勇就觉得身体有气无力的,上腹部时常觉得不舒服。但是,初期的检查都查不出什么大毛病,等到后来查出的时候,竟然是得了肝癌。而且,已经进入了晚期。换一句“行家”的话说,这是百物无忌的病了,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吧,反正享受人间美食的时日已经无多了。

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心理,培勇到处寻访能够起死回生的救命治癌名医。终于,打听到一个叫反常乡的地方,住了一位从来不做什么广告的治癌高手,经常给绝望中的病人带来希望。

带着最后的一丝希望,培勇马不停蹄,风尘仆仆地赶到了这位名医的住处。只见天还朦朦亮的时候,诊所的外面已经挤满了从各地赶来求医的人,培勇心中不禁暗暗高兴,这次总算来对了。这位医生要不是身怀绝招,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的人千里迢迢地赶来看他呢?

提起这位治癌高手的名字,也够怪的,叫“不在乎”。

刚开始的时候,培勇也弄不清楚这个名字有什么样的含意在其中。现在看到有这么多的病人在等着看他,心中就多少有点明白了。大慨他是仗着自己的病人多,为着无形中进一步提高他的声望,才起了这样一个听起来有点缺德的名字。

但是,算了,只要他真能治好病,就算他并不在乎病人,病人却不得不在乎他。

好不容易,总算轮到了培勇的就诊号码。

想不到,不在乎在看了培勇的病历之后,冒出来的第一句话竟是:“恭喜你,得了癌症。”

“这算什么话?”培勇听了不禁火上心头。看他笑咪咪的,一副毫不在乎的开心样子,培勇更气得火上加油,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一个像不在乎这样,对绝症病人丝毫没有一点同情心的医生了。这时,培勇真恨不得转身就走。

“请不要生气,我说的是真心话。”不在乎面对培勇难看的脸色,丝毫没有退让他的立场。

“许多人一开始都像你一样,吃不下我这句话。可是,你会慢慢地明白,这是一句真话、好话、很重要的话。”从他那诚恳的语气中,培勇可以感觉到那一份对病人的在乎。不知不觉之中,培勇原先忿忿不平的心情变得轻松、平静多了。

“你知道吗?”不在乎见培勇已准备好听他的话,就继续说下去:“在这个世界上活着的每一个人,实际上身体中都隐伏了不同程度的致癌因素,只是它就像定时炸弹一样,在炸弹没有被发现以前,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罢了。而一旦癌症被发现了,无非就像定时炸弹已经赤裸裸地暴露在我们的面前,所以引起了人极大的恐慌。

然而,定时炸弹的发现,却并不等于马上就要了你的命。你可以学习如何把炸弹拆除。或者设法延缓它爆炸的时间。实际上,有不少的癌症病人是因着心理的恐惧,而提前引爆了自己身上的定时炸弹。如果你不先被吓死,说不定原先定时炸弹所设定的爆炸时间,离你的死期还远得很,一辈子都碰不上。

所以,发现了癌症这颗定时炸弹,等于给了你一个重新认识自己,调整自己,提高自己的好机会,这不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吗?”

培勇哑口无言,这些他从来没有听过的道理实在找不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自然,培勇此时想得更多的是,自己身上的这一颗“定时炸弹”,到底该怎么办。

不在乎似乎看透了培勇的心事,望了他一眼,不紧不慢地说:“至于治癌的秘诀,则在于不在乎。”

他十分自然地笑了笑,把手一伸:“我的名就是我的疗法,不在乎──就这么简单。”

接着,不在乎又跟培勇进一步解释:“在治癌的过程之中,药物、食物、生活方式、地理环境……,这些都会影响到治疗的效果,但最要紧的是,必须有一颗不在乎,不怕死的心,如果你见了癌症,就已经怕得丧魂落魄,那么未被炸死,先被吓死,是必然的事。

病人就算从最坏的角度去想,在面对、排除定时炸弹的过程中,若能抱着不在乎,不害怕的态度去接触、认识以及解决问题,那怕最后不幸还是被炸死了,但活出来的价值却不一样。因为,你不是活活被吓死,或消极等死的,而是已经活出了人生的价值,也为后人留下了值得怀念的东西,效法的榜样。

从提高一个人的生命质量而言,一个晚期的癌症病人,可以在其一生最后的几个月,几个星期,甚至几天里,学到比整整一生还要多的东西。最后是带着一张成熟的履历表上天堂,还是带着一股怨气和恨意下地狱,就全看人是怎么想,怎么做了。”

培勇一边听着不在乎的“定时炸弹”的理论,一边却在心里琢磨着:我现在最关心的是自己的“定时炸弹”,到底有没有排除的机会,至于其它如何做人的大道理,对我这个生死未卜的人来说,似乎都是多余的。

不在乎见培勇有点坐不住的样子,好像看透了他的心思,一针见血地问:“你是不是想急着知道自己的那颗定时炸弹什么时候会爆炸?”

培勇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谁也不知道。”不在乎停了一停:“真的,这答案一方面操在你自己的手,但另一方面,又似乎落在老天爷的手。”

“这怎么说呢?”

“据我的临床经验而论,对自己的病越是不在乎的人,距离定时炸弹爆炸的时间相对也拉得越长,结果,定时炸弹被拆除的机会也越大;反之亦然。”

“而且”,不在乎轻轻地瞄了培勇一眼:“在人生的生死关头,不在乎自己,反而愿意利用有限的时光多关心,多在乎其他的人,上帝似乎给予特别的眷顾──也许,派天使奇妙地帮助这些不在乎自己的人,不知不觉之中,除去了他(她)们身上的定时炸弹,癌细胞可以在一夜之间变得无踪无影。这就是有时连医生都难以解释的所谓神迹的发生吧。”

“这样说来,所谓的‘定时炸弹’,不都成了可来可去,可有可无的‘无形炸弹’了么?”

“可以这么说。”不在乎会心地笑了笑:“只是得了绝症的人,都自我认定是短期内非死不可的人,在潜意识中为自己绑上了一颗非爆不可的有形炸弹。所以,叫它‘定时炸弹’,不更切合大多数人的情形吗?

如果你真的认识癌症只不过是一颗可无可有的无形炸弹,怕它的命就短;不在乎它的命就长,那么你已经得到了战胜癌症的秘诀。”

往后的事情就不必多说了,从反常乡返家时,培勇不仅带回了不在乎为他安排的治疗方案,营养食谱。而且,更重要的是,带回了一颗不在乎死,只在乎生;少在乎自己,多在乎别人的心。

就这样,至今已经快五年了。培勇都一直在自己不在乎癌细胞;癌细胞也不在乎他,双双互不在乎的光景中过日子。甚至,如今培勇也懒得到医生那里去,检查身体中的“定时炸弹”是否还存在。

反正,不在乎已经带给了培勇最大的自由,又有什么样的阴影能够罩住他呢?

scan_download_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