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药业出口:浓缩异形片、浓缩丸、颗粒剂、饮片和中医药器具等
传统医药动态 i_need_contribute
我在美国建立大西洋中医学院
source:孟河丁氏医讯 2020-09-04 [其它] [传统医药动态]
朱海纳医生是丁甘仁之孙丁济南 (丁仲英之子) 的义女(过房女儿),其夫君严而良医师乃上海名中医徐小圃之外孙,他们于1983年赴美,不久都获得佛罗里达州针灸执照。他们门诊业务繁忙,但在友人的提议与支持下,又于1994年在佛州劳德代尔堡创建了非盈利的大西洋中医学院 (Atlantic Institute of Oriental Medicine),并由朱海纳医师担任院长。2001 年学院获得佛州政府批准授予毕业生硕士学位资格,现已开设了美国东岸首家针灸与东方医学博士课程(Doctor of Acupuncture&Oriental Medicine, DAOM)。学院创建二十多年来,已培养出400多名毕业生,为美国中医针灸业增添了许多新鲜血液。朱海纳院长本人还从1990-2000年出任佛州政府针灸委员会委员(其中96、97年担任主席),现虽已年晋八旬,仍老当益壮,精神抖擞。

我在美国建立大西洋中医学院

 

前言:突然接到很久没有见面的吴北才打来电话,声音还是那么熟悉,那么急迫,他说他办了一份报纸,要采访我和我的学校,要我自己写稿。我正想回绝,因为好多份杂志都想专访我,都被我婉拒了,但对佛州的吴北才,我无法回绝。我的学校本来就是佛州侨社办的,没有南佛州华人的大力支持,大西洋中医学院就没有今天的成就。正好借他的报纸,我应该向南佛州的华人父老乡亲做一下汇报。

 

十八年前期,我在工作之余,在一个职业学校的针灸班兼职教针灸,还没上满两个月,薪水也没拿到手,这个学校就被州教育局命令关门了。教育局Dr. Davis来监督关校事项,其他老师都走了, 只有我留下,他们讲学校钱都付不出,你留下干什么。我回答说,“学生是无辜的,我要上完最后一课。”大概就是这种炎黄子孙负责到底的精神让教育局的Dr. Davis看中了。他建议我开一个针灸学校来继续帮助这些学生,我当时说我教书还可以,有关办学校的美国规章制度,我一概不知。他说教育局会帮助你,你试着办吧。我回家和丈夫和儿子商量后,即决定一试,创建一个不为利润的中医学院。我当时61岁,就如佘太君披挂,走马上任了。

 

要创办学校,第一,钱呢?第二,房呢?第三,学生呢?老师呢?三十年前,中国尚未开放,虽然我们的家(老宅)现在可是玲珑宾馆,但不是我们的,我们当时出国只能带我们二十二年做医生的退职金。所以,来美国时,我们随身只有1000美元,几年来虽能生活,但要说办学校的经费,还差的很远。我只能求助于中华总会。十八年了,很多人都离我们而去,如严而良,梅培得,万太太,陈煜钧,鲁超,但他们会永远记录在学校的名册上。除此之外,其他中华总会的会长们,于文孝,吴北才,谭芸萍,朱立琦,梅惠照等,还在出钱出力的帮助我。

 

一万元起家,这也许是因为我不知天高地厚,一脚踩下去,无法自拔,只好挺而走险的向前走。带着我一起走的还有莫泽坚会计师,因为我们学校是非盈利机构,可得到免税的优惠,但要申请501c-3。这一切都由莫泽坚一手办理,还手把手教我,使我明白申请的过程。一年过去了,我突然想起我还没有付钱给莫泽坚。我问他我应该付他多少钱,他对我说,帮你搞了一年的账项,最清楚学校的经济底细,你都没有拿薪水,我还要什么薪水,不用了。这句话,我一直记住。这不是一句普通的话,是大爱的精神和行动。而这行动一直鼓励我干下去,不要怕再大困难,都有人会伸手帮助我。

 

苍天有眼,我们诊所楼上正好两间房空着,和房东商量后,他以7元一英尺租给我,共450英尺,一间房的前面是教室,后面是办公室,还有一间是图书馆。我先生的门诊给学校两个下午,让学生作临床实习。第二年由于学生增加到25人,我的房东竟把楼上所有的房客都赶走。我们校舍就增加到了1000英尺。学生每年都有增加,他就把他所有商业小区的房客都赶走,校舍就又增加到了2500英尺。八年后,学生增加到75人,2500英尺的校舍很难容下全部学生。我们只好向外发展,我不好意思对房东说我们可能要搬大一点的地方,对他要抱歉了,他笑起来了,他说老实告诉你吧,你搬走了我可以以三倍的价钱租给别人,因为这里是一个城市的上等旅游区,不过你租的地方我得看过是否合算,他多宽容多慈善的关怀,我们抱着感恩的心离开了他,来到了现在的地点。

 

我们学校的突变,是在学生拿到政府助学金之后,政府通过对学生贷款,让学生支付学费和生活费。学校的资格审查过程是艰苦的,第一关又卡在钱上,先要支付七千元给四位由资格委员会派来的审查人员,还要提供来后的开支,总计大约一万元左右。当时这个数字对我们穷学校来说真是天文数字,尽管我是个乐天派,但还是露出了愁容,并且被我的一位病人发现了,“怎么了?医生,你有心事?”“是呀!我们学校哪有一万元给审查单位呀!”当他知道缘由,二话没说,“不用愁,我送你100张AOL”,我这个乡巴佬问他,AOL是个什么东西。“AOL是股票的一种。”“这股票值多少,2元,3元一张吗?”他哈哈大笑,看来你只会看病,根本不玩股票,AOL这星期是80元一张,下星期看涨,你就可以有1万元了。“真的吗?”我惊奇不已,还非得要他保证,第二天股票公司果然打来电话,你的病人给了你100张AOL的股票,还吩咐我们说,在涨到150美元一张时,一定要替你卖掉。就这样,奇迹般我竟得到了15000美元,并且由于我们学校很努力办学,所以一次就得到了通过,政府的学生贷款也顺利得到。

 

我的病人也同样是我的恩人,他们知道学校的困境,有时候会主动捐钱给我。我的病人诊疗费是40元,却得到另外一张1000元的支票,这张支票是给学校的。有的病人还要照顾我的面子,捐钱给我,还告诉我他这个月多出了3000元没用,捐给我学校,好不好,哪有不好之理呢?最让我感动的是卢超教授,请他捐100元买一张餐票。他对我说,“我能不能多捐一点,我想捐3万元。”卢教授的3万美元做为学校优秀和贫穷学生的基金,每年拿出利息发放给学生,我向他汇报,他说没想到这点小钱还能派大用场,他非常高兴。卢教授,他走了,但他的基金还在学生中发放着。

 

我就是在大家的呵护中把学校拉扯大,在联欢餐桌上,太太们问我,“需要帮助吗?”便随即拿出支票本,写下500美元捐给了学校图书馆,连佛州教育局负责人在全州学校负责人大会上都调侃我说,跟我出去吃饭,别忘了带支票本来,使得全场哈哈大笑。一步一个足印,在大家的关怀和爱护中,我们搬进了8000英尺的大校舍,现在已经增到12000英尺,在校学生已经增加到135名。

 

第三是学生呢?老师呢?

 

学校再好,没用学生来也是百搭。学生哪里来,老校学生等不及我们办校,已经转入他校了。在这里,我不能不提好友谢建彬,他以助人为乐而闻名,他说他会介绍迈阿密先锋报的一位记者来做专访。我亲身体会到世上最好的宣传莫过于报纸新闻了。先锋报刊登了我们学校的消息,真的有学生来报名了。第一个班有十个学生,1994年10月大西洋中医学院正式上课了,10个学生,2个老师,1个行政兼教务,1个财务,1个校长兼老师。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吧!华侨新闻的广告吸引了地区的华人教师,都毛遂自荐投奔我校。学生有了,老师有了。学校在99年拿到学校资格论证,学生能拿到贷款。学生的人数倍增,老师人数也增加。

 

我校和其他学校不同的地方,我校学生一律全日制,而不是学分制,在三年内完成四学年的全部课程。并且学生需要穿制服,有些学生不以为然。但是我知道这里是亚热带气候,如果没有一个强制规定,那么学生会身着五花八门的服装来学校。也有学生告诉我,当他穿上制服的时候,他有一种自豪感,他要努力学习,要对得起他要穿一辈子的白大褂。

 

学生的努力感动着我,因为中医对他们来讲毕竟是另外一种哲学。他们要学好中医,需要花上比中国学生几倍的时间,但他们做到了。他们有的还要工作养家。我的学生中有父子兵,有父女兵,有夫妻合挡,他们实在太可爱了。

 

我的老师也同样可爱,我校的中医部门大多数是由中国老师担任,我校没用中文班,一律用英语上课。对刚出国门的老师,实在有点为难,学生也反应听不懂。我对学生讲,“老师不远千里万里,来到美国,要给他一个时间,你们得到了他们的经验技术,不需要太注重语言。”学生的宽容,老师的努力,他们互相爱护着,体谅着。因此,我们学校在众人口中被称为“快乐的大家庭”。

 

学生在成长,学校在发展,我想学校应搞些科研,当我向NIH申请经费时,他们告诉我要等学校办了博士班,才能申请经费,这句话激励了我,我们一定要有博士班,因此筹备工作又紧张地开始了。苍天待我不薄,在今年9月份,我校的博士项目已经得到州教育局的批准,只等资格审查委员会最后核准了,我们博士班就可以开始了。

 

大西洋中医学院是中国和美国的结晶,是中美混血儿,还在茁壮成长,还需要师生努力,社会关怀,由中国带过来的种子,在美国这块肥沃的土地上开花结果。

 

南佛州的华人父老乡亲们,这就是你们一手栽培的大西洋中医学院!

 

后语:我的一生堪称坎坷,往事如烟也好,往事不堪回首也好。我认为过去的总已成过去,中国是生成养我,培养我成为医生的地方,美国是我的第二故乡,给我机会任我发挥,两个都是我的最爱,哪个都舍不得放弃。我有两个孩子,一个从狗崽子到博士,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现已成才了,家有贤妻和一对儿子女,一个是中美结合的混血的大西洋中医学院,他还在成长,他还会发展长大。我已近耄耋之年,随时等候主的召唤,我会用尽余热去培养,这个得来不易的混血儿,但更需要你们继续爱护和关怀!

 

严朱海纳

大西洋中医学院院长

 

scan_download_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