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药业出口:浓缩异形片、浓缩丸、颗粒剂、饮片和中医药器具等
国际论坛 i_need_contribute
改变中医药管理西化的根本办法是放权
author:张晓彤source:平心论 2019-05-22 [其它] [国际论坛]
保持和发扬中医药特色,是中医药事业振兴和传承创新的根本指导原则。依此原则审视、调整和修订各有关政策法规,为中医药的生存和发展创造更为宽松的环境。

v

➤ 药教育与人才培养

 

中医药的学院教育已基本成型,要将教学和考核的重点转向中医药基本理论和临床医疗,结束中医药大学毕业生不会用中医药看病的历史。

 

以临床疗效为考核重点而纳入医疗队伍的一技之长人才,尽管考试合格率仅有1-2%,全国不过五六千人,但已为中医药事业吹进一股清新的空气,他们以师承和自学为主,是提高中医临床疗效和抵制中医西化的生力军,是中医教育改革的样板,是防止贫困地区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一支重要医疗力量。建议施实因地治宜的阶梯政策,适当降低在基层边远贫困地区的考核门坎。

 

➤ 中医科研的当务之急和长远规划

 

中医科研的当务之急是研究建立中医药自身的评价体系。中医药的真假优劣,必须有符合中医药自身规律特色的鉴别标准,中医药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原创科学,不能走企蹱西方、自我从属的路子。

 

中医药科研的重头戏,是要与后现代科学相结合,探索生命之迷,引领科技革命。后现代科学的模糊论、整体论、量子力学、复杂巨系统、人工智能、大数据等都在向中医理念趋近,中医完全可能插上后现代科学的翅膀,实现世纪飞跃,这是历史赋予我们的机遇和责任。

 

这是一项重要的我国独具优势的基础科学, 抓紧培养跨学科的人才,汇集各方面力量,组织科学攻关,争取在三五年内有所突破,用十年左右的时间在生命健康上有所作为,是完全可能的。

 

 

➤ 中药政策必须彻底调整

 

多年来中药管理的西化已经是积重难返,西方化药管理模式完全违背了中药自身的规律和特点。

由于这种管理在实际上抑制创新,漠视传统,混淆食药,打压民间,造成了新品稀少,经典渐失,市场萎缩,活力疲惫的局面。中医失去了简便验廉的优势,国民经济失去了重要的推力,我国失去了中医药的领先地位。

 

改变这一现状的根本办法是「放权」,在简化备案手续的同时,放开各种中药剂型的调制,实行医药紧密挂钩的中医用药直接责任法。

中医医生不仅要开方,还要对所用的药品负责,医疗机构法人和药品经营法人负有连带责任。这样会从根本上逐步改变和治理吃回扣、使用假劣药的现象。也有利于中医医生对疗效的追踪和总结。

 

 

➤ 中医药是破解医保难题的钥匙

 

医保的难题是人为造成的,放弃了我们自身的优势和特长,走上了一条和西方类似的明知走不通却要走下去的路。

反复的昂贵的诊查、多余的手术、过度的医疗、无谓的抢救、动辄输液,终身服药…对人民健康有害无益的医疗行为耗费了医保一多半的财力,医源药源性疾病已经成为占比近半的新病种,成为第三大致死原因。

这些问题除了管理上的重治轻防,重钱轻医,重上轻下,主要来源于重西轻中。

 

医保的政策要向中医倾斜,切实引导人们先中后西,能中不西,在各类型医疗机构强化中医科室的同时,把更多医德好、医术精的中医社区服务点、门诊、门诊部等纳入医保体系。并采取切实可行的办法,弱化西医医疗的医保。

 

以上四个问题的解决,一定有助于中医药的全面复兴。中医药是绿色的医学,是治未病的医学,也是可促进实现我国人民大健康的医学。

来源 | 平心论

 

保持和发扬中医药特色,是中医药事业振兴和传承创新的根本指导原则。依此原则审视、调整和修订各有关政策法规,为中医药的生存和发展创造更为宽松的环境。

 

➤ 药教育与人才培养

 

中医药的学院教育已基本成型,要将教学和考核的重点转向中医药基本理论和临床医疗,结束中医药大学毕业生不会用中医药看病的历史。

 

以临床疗效为考核重点而纳入医疗队伍的一技之长人才,尽管考试合格率仅有1-2%,全国不过五六千人,但已为中医药事业吹进一股清新的空气,他们以师承和自学为主,是提高中医临床疗效和抵制中医西化的生力军,是中医教育改革的样板,是防止贫困地区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一支重要医疗力量。建议施实因地治宜的阶梯政策,适当降低在基层边远贫困地区的考核门坎。

 

➤ 中医科研的当务之急和长远规划

 

中医科研的当务之急是研究建立中医药自身的评价体系。中医药的真假优劣,必须有符合中医药自身规律特色的鉴别标准,中医药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原创科学,不能走企蹱西方、自我从属的路子。

 

中医药科研的重头戏,是要与后现代科学相结合,探索生命之迷,引领科技革命。后现代科学的模糊论、整体论、量子力学、复杂巨系统、人工智能、大数据等都在向中医理念趋近,中医完全可能插上后现代科学的翅膀,实现世纪飞跃,这是历史赋予我们的机遇和责任。

 

这是一项重要的我国独具优势的基础科学, 抓紧培养跨学科的人才,汇集各方面力量,组织科学攻关,争取在三五年内有所突破,用十年左右的时间在生命健康上有所作为,是完全可能的。

 

 

➤ 中药政策必须彻底调整

 

多年来中药管理的西化已经是积重难返,西方化药管理模式完全违背了中药自身的规律和特点。

由于这种管理在实际上抑制创新,漠视传统,混淆食药,打压民间,造成了新品稀少,经典渐失,市场萎缩,活力疲惫的局面。中医失去了简便验廉的优势,国民经济失去了重要的推力,我国失去了中医药的领先地位。

 

改变这一现状的根本办法是「放权」,在简化备案手续的同时,放开各种中药剂型的调制,实行医药紧密挂钩的中医用药直接责任法。

中医医生不仅要开方,还要对所用的药品负责,医疗机构法人和药品经营法人负有连带责任。这样会从根本上逐步改变和治理吃回扣、使用假劣药的现象。也有利于中医医生对疗效的追踪和总结。

 

 

➤ 中医药是破解医保难题的钥匙

 

医保的难题是人为造成的,放弃了我们自身的优势和特长,走上了一条和西方类似的明知走不通却要走下去的路。

反复的昂贵的诊查、多余的手术、过度的医疗、无谓的抢救、动辄输液,终身服药…对人民健康有害无益的医疗行为耗费了医保一多半的财力,医源药源性疾病已经成为占比近半的新病种,成为第三大致死原因。

这些问题除了管理上的重治轻防,重钱轻医,重上轻下,主要来源于重西轻中。

 

医保的政策要向中医倾斜,切实引导人们先中后西,能中不西,在各类型医疗机构强化中医科室的同时,把更多医德好、医术精的中医社区服务点、门诊、门诊部等纳入医保体系。并采取切实可行的办法,弱化西医医疗的医保。

 

以上四个问题的解决,一定有助于中医药的全面复兴。中医药是绿色的医学,是治未病的医学,也是可促进实现我国人民大健康的医学。

scan_download_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