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药业出口:浓缩异形片、浓缩丸、颗粒剂、饮片和中医药器具等
国际论坛 i_need_contribute
翻译《本草纲目》!德国汉学家向世界传播中医药
source:中国日报 2021-06-08 [其它] [国际论坛]
一个德国人从2006年开始,一心一意要把《本草纲目》翻译成英文,是什么吸引了他?今年是《本草纲目》入选UNESCO世界记忆名录10周年,德国汉学家文树德分享向世界传播中医药的故事↓↓

5月26日,是《本草纲目》入选UNESCO世界记忆名录10周年。这背后有一位德国人默默做了大量工作,而且近20年来,他一直在努力做一件事——把《本草纲目》翻译成英文。他就是文树德先生。

文树德先生与他已经翻译的《本草纲目》第三卷 文树德先生1943年生,医史学家。专攻中、欧医学及生命科学比较史,尤擅长医学思想史、伦理史研究,1969年开始研习中医药学,1986年任慕尼黑大学医史研究所所长。他是首位采用严格的文献学和史学方法,将中国古代医学经典著作翻译成英语的西方人。

“我每天八个小时坐在这里翻译《本草纲目》的内容。现在快78岁了,我希望80岁以前可以完成《本草纲目》的翻译。”文先生说。

翻译《本草纲目》的三个理由

 

文先生父母均为药剂师,开一家小药店。有着这样的家庭背景,文先生读大学时选择了药学。近半个世纪以来,他在中国科技史界,尤其是中国医史文献界颇有名气。文先生和夫人收集的手抄本有1100多册,还建立了一个包含4.1万个处方的数据库,为中医史学研究积累了宝贵的财富。从2000年以后,文先生开始着手翻译《本草纲目》。

药圣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从1552年开始编著,到1578年李时珍60岁时终于写成。全书共52卷,190万字,总结了明代以前本草学发展数以千年的成果,采集医药、经史书籍800余种,是中国古代药学发展的顶峰,集中国古代本草之大成。流传到日本、朝鲜、越南等地。至17世纪,《本草纲目》被翻译为拉丁文,取名为《中国植物志》。

著名生物学家、进化论的奠基人达尔文曾在《动物和植物在家养下的变异》一书中,引用了《本草纲目》中有关鸡的变种以及人工培育金鱼的资料,他将《本草纲目》誉为中国药物学的百科全书。

《本草纲目》内容非常广博,翻译此书不仅需要深厚的医药、动、植、矿物学、化学等自然科学的基础,还必须熟谙中国的历史文化,难度非常大。

“从实用性角度来看,《本草纲目》既让各国读者知道中国传统的药物知识是多么广泛,也能促使读者了解古代植物知识,还能发展现代新型药物,这是很重要的。”

“我为什么尊敬李时珍?第一,他的知识来源广泛,从贩夫走卒到儒释道,包罗万象。他怎么可以有这样以一个open mind (开放心态)!”文树德先生说。

“第二个是他的flexibility(灵活性)。他不仅提自己的医案,而且有很多别人的有效的、成功的医案。”

“现在西医的药物,70%有植物的基础,70%现在最常用的药物有流传下来的植物的基础。温故知新,把中医中药与西医西药和现代科学结合在一起,可以发展现代医学,造福全人类。”

以中国特有的银杏为例,以《本草纲目》为代表的中国传统药用是银杏果,又称白果。近代以来,银杏树被引种到全世界,特别是在德国,当地科学家研究发现银杏叶中提取物,可治疗老年性痴呆、心血管疾病,德国药厂因此研发出银杏叶制剂,现在已经享誉全球。

“回顾一下历史,无论从汉代还是到盛唐,我们使用的药物远远超出了自己的疆界。东西方的医学实际上是相互影响相互促进的。未来是一个国际交流的时代。中医药一定会做得越来越好的。”香港浸会大学中医药学院讲座教授、北京中医药大学《本草纲目》研究所所长赵中振说。

最大的挑战

 

文先生介绍,他从2006年动手翻译《本草纲目》,每天工作七到八小时。

目前已经翻译了三本词典,还有六本要出版。这三本词典对各国读者都有价值。因为《本草纲目》有些内容通俗易懂,但很多内容晦涩难懂。

“最大的挑战是语言,阅读和翻译中医经典,是要用现代英语明确又恰当地表述古代医学家的作品,一定不要将现代知识与古代知识相结合,必须要弄清医学术语在几个世纪前的含义。”文先生说。

文树德先生试图从中医角度理解中国文化内核,了解中国文化潜在的思想。在翻译过程中,必须找到现代英语中关于古代思想的适当表达,这促使他更加仔细研究这些文本。

“只有了解了中医的基本概念,才能将它们恰当充分地翻译成外语。我们不能假设古人是一个超人,明白我们现在的知识。”

班对青年学者的建议

 

“因为中医中药是从中国来的,你不要完全靠西洋语言编的书籍,这个不够。你必须学中文,不但是现在的语言和文献,最重要的是学古文,不是一点,是要深刻地学古文。”文先生分享学习中医药的心得说。

他举例说明,自己收藏了上千本的中医古籍,其中有少量英文版,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中文版本。

“这些知识里面还有很多‘珍珠’,有待挖掘。中国人当然可以直接看这些书而挖掘出来里面的‘珍珠’,西洋人因为具备有别的文化背景,也能通过对比发现独特的‘珍珠’。国际化的发展也包括让外国人用他们的角度,用他们的文化背景和喜欢问的问题而看中国古代文献。共同交流共同发展,是中医药走向世界的必然过程,这当然需要时间。”

scan_download_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