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药业出口:浓缩异形片、浓缩丸、颗粒剂、饮片和中医药器具等
名医论坛 i_need_contribute
吴滨江:中医经络临床价值有待深入挖掘
source:经济参考报 2021-05-28 [其它] [名医论坛]
今年4月初,一则“中医经络存在添新证据!科研人员首次清晰观察到沿人体经络穴位迁移的连续荧光线”的报道引发业界关注。

经络学说是中医学非常重要的基本理论,一直指导着中医特别是针灸的临床实践。“事实上,经络显影示踪并非首次,早在20世纪,许多研究者就利用现代技术寻找经络和穴位独特的生物物理特征。”近日,加拿大安大略中医学院院长、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副主席、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副主席吴滨江教授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专访时作出上述表示。

吴滨江认为,中医经络的临床价值有待深入挖掘。长期以来,循经感传规律的理论被束之高阁,未能与针灸临床相结合,未能与针刺手法相结合,未能得到广泛宣传和推广。所以,用循经感传规律指导针刺手法而提高临床疗效,将是本世纪中医针灸的重要工作和研究方向;向全球推广普及循经感传规律和针刺手法,也是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医针灸”国际传承的重要内容。

 

图为吴滨江教授为病患诊脉。 缪晶影 摄

经络研究价值获业界肯定

《经济参考报》记者:您对“中医经络存在添新证据”有何见解?

吴滨江:经络显影示踪并不是首次,早在20世纪,许多研究者就利用现代技术(包括声、光、电、磁、热、同位素和肌电特性等),寻找经络和穴位独特的生物物理特征。

1985-1988年,我在中国中医科学研究院针灸经络研究所就读针灸和气功专业研究生时,我们研究室旁边的孟竟璧研究员正带领着喻晓春学长进行经络显影示踪的研究,并于1987年发表了《用同位素示踪法显示经络循行的初步研究》。但显影示踪的结果,以及后来及迄今的研究成果,都未能证明显影通道具有生理功能,更无法指导和解答医生们最关心的临床问题。而与临床最相关并可以指导和提高临床疗效的研究,非“循经感传”(也称“可见经络现象”)研究莫属;尤其是循经感传的普遍性、潜在性、趋病性等八个规律性的研究成果,是20世纪中国学者们对经络研究的伟大贡献。

20世纪70年代初,在针刺麻醉研究的推动下,经络研究掀起了高潮。1972年在上海召开的全国针刺麻醉工作会议上,解放军309医院放映了经络敏感人的幻灯片,针刺合谷穴有一种集合了酸、麻、胀等的感觉,从刺激点沿一定路线向上传,从前臂、上臂、直达面部,这条传导线和古典的手阳明大肠经相符合。当时称患者为“经络敏感人”,后被定义为循经感传显著者。这种现象被称为“循经感传现象(PSC)”,后被定义为“可见经络现象”。

经络理论是中医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肯定“循经感传现象”是经络研究的重要课题,也可佐证经络是客观存在而非虚构。

《经济参考报》记者:经络研究的突出成果有哪些?

吴滨江: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医针灸四位代表性传承人之一、原黑龙江中医研究院(现称黑龙江省中医药科学院)院长张缙教授是其伟大贡献者之一,他和他的团队在循经感传研究方面做出了突出的贡献。我曾任黑龙江中医研究院针灸经络研究所副所长,有幸成为团队的一员,愿意还原这段循经感传研究的历史。恩师张缙教授于今年4月9日驾鹤西去,让我们一起追思缅怀前辈们的功绩,探索未来针灸研究的发展方向。

1972年,“循经感传现象”的调查和研究相继在全国各地广泛开展,原卫生部颁发了“循经感传现象”观测的统一方法和分型标准,以低频电脉冲刺激井穴(或原穴),按照感传出现的不同程度分为敏感型、较敏感型、稍敏感型和不敏感型四型,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大规模普查,发现在17万人中感传出现率为20.3%,其中敏感型出现率为0.35%。张缙教授带领他的团队从20世纪70年代起,在牡丹江应用声电鍉针激发感传的方法,在聋哑患儿患者群开展相关课题研究,使感传阳性率由20%提高到70%以上,对人群中感传阳性率提高有很大的贡献。

在循经感传研究过程中,张缙教授和他的团队在耳聋、冠心病、慢性视神经炎、肺癌等病患者身上实测,根据循经感传的第一手资料,把实测的数据进行叠加分出来粗细绘制出49幅“气至病所”图。这49幅图完全可以和《十一脉灸经》《灵枢·本输》《灵枢·根结》和《灵枢·卫气》中的标本相吻合,对应起来看,给我们的启示是,《灵枢》这三篇和十一脉灸经应该是临床实测的记录,它可以说明这些篇记载的终结点不一的原因所在;也说明今天循经感传“气至病所”图的研究,能与《灵枢》里古典经络理论相对接。

这个对接表明,两千多年前,中国的医学已经发展到了相当高的水平,不是用“成熟”二字就能概括的,使人们更深入理解“气至病所”的规律,要把它与针刺手法结合起来,就更显出它的威力。

张缙教授通过研究总结提出循经感传规律性:即普遍性、潜在性(隐性)、可激性、可控性、趋病性、效应性、循经性、变异性八项规律。张缙教授开展的“七五”攻关课题“循经感传的规律性研究”获诸多奖项。1978年1月《针麻原理经络感传的研究》《声电波针刺麻醉的研究》获黑龙江省优秀科技成果奖;1980年2月,《循经感传“激发”的初步研究》获黑龙江省卫生局科技成果一等奖;1986年2月《控制循经感传的初步研究》获黑龙江省卫生厅科技成果一等奖;1991年循经感传和可见经络现象的研究(全国 21个单位协作完成,黑龙江为主要参加单位之一),获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部级) 科技进步二等奖。

以临床疗效为研究指引

《经济参考报》记者:当前经络研究现状如何?

吴滨江:经络研究从开始到现在,一直存在着两种学术观点:一是以功能态的临床和临床试验(在病人及人体上)为方向的研究;二是以形态学“找物”为方向的研究。

关于“找物”的研究,建议应该重温《黄帝内经·灵枢·九针十二原第一》给经穴所下的定义:“所言节者,神气之所游行出入也,非皮肉筋骨也”。它明确告诫人们,经穴不是形态学的皮肉筋骨组织,而是神气游气出入的功能态。

我曾撰写《关于人体场的探索》这篇论文,最早发表在1982年第5期的《医学与哲学》。我认为经络非形态学的未知组织,可能是“人体场”的功能态。举例而言,我们使用手机时,无论在地下室或是在深山老林都可以通话;如果非要解剖手机寻找信号“物”的存在,则是徒劳的,因非实物的“场”无处不在,承载着手机信号的“场”是看不见摸不到的。“找物”的研究经“八五”和“九五”十年未取得什么成果,研究队伍逐渐解散了。迄今,也鲜见新的研究成果报道。

《经济参考报》记者:经络研究应该坚持什么样的价值取向?

吴滨江:在研究中医学时,离开“临床”离开“功能”就脱离了实际。而其文献理论研究是解决本学科正本清源的大事,也必须与之配套。至于机制的研究,原理的研究,必须在临床研究取得进展的基础上和客观条件具备的前提下才能进行。中医的一个重要特点是“整体观”,在研究中也必须体现各方面互相配合,协调发展。

以中医针灸为例,中医针灸就是从临床实践中总结发展起来,如果要研究中医针灸,首先必须从临床出发进行研究;否则就会南辕北辙。

张缙教授指导博/硕研究生科研团队进行了大量的用针刺手法“提高临床疗效”的系列研究,循经感传与疑难病治疗交差验证,主要应用了临床试验研究的方法。从1977年提出“循经感传规律性的理论”以来,又连续多年进行了追试,证明其结果是可以重复的。

1976年,张缙教授提出“肯定现象、 掌握规律、提高疗效、阐明本质”的经络研究16字方略和工作程序,后被第二届合肥经络感传经验交流会所采纳,作为全国经络研究的总体指导方略。

具体而言,“循经感传现象”是研究经络存在的基础和前提条件。通过研究找出经气在经络中循经的客观感传规律性;在掌握循经感传规律也就是经气循行的规律后,用其指导和提高临床疗效,尤其是对疑难病的治疗。最后是阐明经络的本质。

提高疗效是针灸研究发展方向

《经济参考报》记者:经络研究未来发展方向是什么?

吴滨江:几十年来,经络基础研究一直徘徊在一个平台期。我认为,突破性的研究进展需要等待诸如“人体场”等相关学科和技术研究条件的成熟;而提高疗效则应是目前和未来针灸研究发展的主攻方向。

尤其在海外,提高疗效至关重要。海外中医针灸人,多数是自雇开诊所,不具备基础科研实验条件;而移居海外多年的中医针灸师们,经常遇到西医治不好的棘手病症,或已在同行中几经转手前来就医的疑难杂症。如何提高临床疗效,是海外中医针灸人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熟知和掌握循经感传规律再配合运用针刺手法,则是提高临床疗效的重要环节和捷径。

《经济参考报》记者:经络研究须遵循哪些指导原则?

吴滨江:古代中国医学家们发现了人体的生命现象,人体具有自我调控(节)和自愈的功能系统即经络系统。现代中国中医针灸学者们在20世纪70、80年代,研究和总结出经气在经络系统中循行的规律即循经感传规律,“肯定现象”和“找出规律”是中国学者们对中医针灸研究的伟大贡献和发现,是经络研究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这些科研成果被确认后,经络研究本应按照16字总体指导方针,即“肯定现象、找出规律、提高疗效、阐明本质”继续做下去,但长期以来,循经感传规律的理论被束之高阁,未能与针灸临床相结合,未能与针刺手法相结合,未能得到广泛宣传和推广。所以,用循经感传规律指导针刺手法而提高临床疗效,将是本世纪中医针灸的重要工作和研究方向;向全球推广普及循经感传规律和针刺手法,是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医针灸”国际传承的重要内容。(记者 曾德金 北京报道)

终审:周宁

责任编辑:曾德金

previous:传承并践行李时珍匠心精神 next:none
scan_download_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