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药业出口:浓缩异形片、浓缩丸、颗粒剂、饮片和中医药器具等
中医药导报 i_need_contribute
疫情中的纽约人-3月17日&3月18日
source: 陌上美国 2020-03-19 [其它] [中医药导报]
截止3月18日美东时间晚上8点,美国总确诊人数已达9240人,149人死亡(其中56人来自华盛顿州西雅图地区)。随着测试速度的改善,纽约州为美国疫情第一灾区,3038人确诊,20人死亡。华盛顿州1190人,68人死亡。加州排在第三,828人确诊,16人死亡。最近美国股市的起伏是历史性的,昨天大涨1400点今天却再次大跌,跌幅超过7%触发停盘熔断,这已经是10天之内的第4次。 前文《沉着应对疫情:准备常规紧急物资的基本知识》,《疫情中的纽约人-3月16日续》,《疫情中的纽约人-3月14日&3月15日》,《在美国新冠状病毒疫情区的真实生活》

3月17日

 

早上醒来第一个念头居然是:God Bless America(天佑美国)再一看表七点半了,该起床上班了!转眼就意识到我不需要起那么早了,在家上班每天早上我可以多睡一个小时,正好用来写作。此刻居然很想念曼哈顿的办公室,真想早点回到那种忙忙碌碌热气腾腾的气氛中去。

 

 

昨天晚上躺在床上和老公一起在看电视新闻,最后不知道几时昏睡过去。疫情发生以后我这种很多年不看电视的人又重新回到了电视旁边。工作中经常接触到imps(收视率)这个单词,现在算是有了直观感受。估计各大电视台这几天心里都在暗中窃喜,和流媒体的拉锯战又拉回一票。大部分的电视新闻台几乎24小时滚动播放和疫情相关的新闻。重大突发事件时,电视的确就显示出它的优势和生命力了。不过体育频道损失惨重。而对于娱乐至死的人们,流媒体和网游才是他们的主战场。

 

我的公司是给媒体做广告投放管理软件的,这波疫情对我们影响不大,甚至还有利。我真正担心的是隔壁主街上那一大排开实体店的各种小业主,希望他们早点熬过这个冬天。

 

9点公司CEO对全公司电视讲话,大概就是说疫情下大家的安全第一,更需要多沟通,都在家工作,公司面临许多挑战,但也会有更多的机遇。和我的判断一样。

 

然后和小老板视频会议,他说现在和妻子都同时在家工作,而家里只有一个办公室,所以只能两个人轮流使用。他开玩笑说希望不要因为抢办公室而离婚。

 

 

11点半听白宫的疫情汇报。最大的新闻是财政部长说可能会直接给每个美国公民一张支票帮助度过难关,至少1000美金,而不是原来的减税方案,因为那样的话要拖几个月的时间才能拿到手,而川普要求必须很快就让民众钱拿到手。当然具体的方案还没有出来。讲话的同时股票又开始大涨,这几天美国的股市简直是太疯狂了,各种百年不遇的情况都出现了。不过部长说了股市不会关。

 

现在每天的白宫新闻发布会我都在追,堪比在追一部连续大剧,每天都有各种爆炸性的信息外加直播股市走向,仿佛在坐过山车。虽然经常骂川普大嘴闯祸,但突然也觉得川老头挺不容易,看得出来非常疲惫了,每天都要跑出来站台,毕竟也是70多岁的老人家了。唉,我肯定是被那许诺的1000美金收买了,这么快就变节了。

 

然后看见文友喜丽的朋友圈。她在纽约唐人街孙逸仙公立初中任教,学校里贫困学生居多,基本上都是吃免费午餐的(纽约市贫困家庭的标准是4口之家年收入在32600美金以下)。现在学校关门,学生不来学校上课,但家长可以去学校门口的餐车上拿早餐/午餐回家吃,只是不准在学校吃。

 

 

她说:“我们学校的学生一入学就被分配到一个gmail电子邮箱,熟悉Google Doc, 停学前全部老师都已经设好Google classroom(有些老师平时已经在用),再加上Google meet(老师可以和全班学生视频互见),我们学校的网课已经在进行了,不需要等到下星期一。” 她还说家里没电脑等设备或不够的学生可以从学校领取。

 

 

 

看到这里我就放心了,虽然关了学校,但是仍然妥善解决了学生学习和吃饭的问题。

 

纽约很可能会完全禁止民众出门,只能出去买菜和看病。目前地铁上还有不少人,戴口罩的人越来越多,以前只是华人很多的7号线,现在各个种族都有戴口罩的了,又应了我上周的预言:让纽约人戴口罩只是时间问题,谁不怕死呢?

 

 

昨天纽约州长和总统在推特上隔空喊话,互相掐架,下面一堆吃瓜群众看得兴奋。骂完了今天又和好了,事情也真解决了。州长库莫显然有意4年后竞选总统,现在正是攒政治资本的时候,如果这次疫情他做得好的话我看他有希望。这次各方面他做得还挺到位,真有点为人民服务的态度。他如竞选总统我会投他。我是无党派人士,投人不投党,也可称为“墙头草”。我们这样的墙头草两党都得巴结我们,讨好我们。

 

 

续昨天的新闻,5名感染的医生都和3月8~11号在纽约西尔顿酒店召开的一个急诊科药物会议有关!当时共有1300人参加了会议,但是谁都没有症状。这真的有点讽刺,这些医疗界的组织者居然在上周还没有取消这样的聚会。关键是有可能感染了全美很多急诊科的医生,后果严重。感染上的一个医生说如果晚2天开会他可能都不会去了,因为意大利的数据出来了。我估计上周三白宫态度大转弯和意大利来的数据也很有关。

 

而今天休斯顿的一个著名餐馆有客人居然留下了9400美金的小费给整个餐馆的员工!后面还留了个纸条说希望这能帮你们下面几个礼拜。看完我就震惊了!这是小费比赛么?这样的大手笔,我先退出了......

 

 

尽管住在疫区,真正紧张的场面是在医院里,我们看不到。真正疯狂的场面是在食品店里(估计现在也不抢了),我们也看不到。所以如果不看新闻一恍惚真觉得生活不是照常么?

 

最后给大家上个图,疫情不可怕,在家上班旁边有3个儿子才可怕。病毒不会让你发疯,你儿才会让你疯。

 

 

 

 

3月18日

 

今天先谈谈美国呼吸机是否紧缺的事情。

 

追踪新冠疫情的新闻都知道呼吸机对死亡率的重要性。有的武汉病人死去就是因为呼吸机不够(武汉最后大概用了1万多个)。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意大利,医生面临着让谁活下来的艰难选择,这也是意大利死亡率超级高的原因之一。

 

那么美国的呼吸机储备情况如何呢?读了一些资料我发现意大利的千人急诊病床的比例只有美国的三分之一,而英国最惨,居然只有五分之一。而美国目前医院里现有的呼吸机有62000个,另外有近10万个紧急储备的可以随时拿出来用。更好的是美国自产呼吸机,意大利和中国近期都买了不少,正常情况下是25000美金一个。而且如果需要在3个月之内工厂可以达到5倍的产量。

 

 

当然使用呼吸机需要有专业人士操作,配合这个数据,美国医院同时可以上13万个呼吸机。所以我不太担心美国会出现整体呼吸机不足的状态。但是地区间可能会非常不平衡,所以像我们郡,纽约市这种重灾区已经开始着手调配,而纽约州更是要求联邦政府支援,因为他们是以最坏的情况来准备的,希望在纽约州准备上万个。

 

今天的好消息是白宫终于启动国防生产法案,这意味着国家进入战时状态,军队可以进入,美国将尽举国之力用来抗疫。对纽约人来说更好消息是美国海军的医疗舰USNS Comfort今日已经从弗吉尼亚出发开往纽约市,将停靠在曼哈顿的港口接受非新冠病人。

 

 

这艘战舰有1000个床位,12个手术室和多个实验室。它曾经远航海地,波多黎各,南非等国参与救灾工作,收治过50多万病人和受难者。它的到来必然大大地鼓舞纽约人民的士气。

 

 

有生之年我居然见证了一次美国的战时状态,目睹整个国家和民众的同仇敌忾。觉得手里的笔更重了,仿佛突然有了一种记录历史的使命,这种使命感来源于自身对于真相的渴望和那么一点点希望自己可以跳出柴米油盐的情怀。

 

另外一个感动人的消息是社交媒体上很多人看见老人家跑到商店里购物却面对空空荡荡的货架发呆,让人非常心酸,于是很多人呼吁每天早上的第一个小时留给老人家,不要去和他们抢。很多食品店也听到了这个呼声,真的马上就改了政策,每周留了固定的时间段让老弱病残先买。

 

 

在纽约市小商业部的朋友告诉我,他们的两个finance program for small businesses马上上线了,一个基金已经上线了,可以申请了。希望在我的日记里推广一下,让更多的华人商家知道,凡是雇人不到10人,因疫情影响营收下降20%的小企业都有望获得7万5千美金的贷款:

 

https://www1.nyc.gov/site/sbs/businesses/covid19-business-outreach.page

 

纽约市的各级政府还是非常到位的,比如上面这些网页也都是在一周左右的时候做好的。

 

每天不但有很多读者在等我的更新,还有无数的“线人”给我提供有价值的新闻线索,继续在曼哈顿工作的朋友会拍很多照片给我,让我一直有最新最真实的照片。这个本来是一个自娱自乐的日记慢慢超越了我本身,很多人以各种方式告诉我:你得继续写下去,告诉世界纽约人的真实疫情生活。

 

总有人说海外华人是一盘散沙,但是我看到这疫情爆发后,华人也爆发出了惊人的粘合力和组织能力。从来就没有救世主,“我们自己就是最好的疫苗。”

 

【作者简介】纽约蓝蓝:真名张兰, 独立策展人,交互设计师,北美华人作家协会会员,原载作者新浪微博“纽约蓝蓝”。

scan_download_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