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药业出口:浓缩异形片、浓缩丸、颗粒剂、饮片和中医药器具等
名医论坛 i_need_contribute
人参败毒散治好新冠肺炎,它是怎么做到的。
source:中医培训部 2020-02-12 [其它] [名医论坛]
新冠肺炎发展到现在,各种治疗药物开始出现,中药也各显神功,比如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的医生,用半副汤药就让患有新冠肺炎的患者退了烧。



中医治瘟第一方:人参败毒散


这个新冠肺炎患者在中药治疗之前,已经发烧9天了,每天靠退烧药维持,但体温总是处于吃了退,退了又烧的情况,而且因为病毒影响了肺功能,血氧饱和度只有87%(正常人是95%以上)。

于是,接诊医生尊“中医治瘟第一方”之意,根据病人实际情况微调后,让病人服用汤药,原本预计在2天内烧退,没想到只吃了半副,体温就降下来了,而且就在吃药第3天,体温和血氧饱和度,就彻底恢复正常了。

关于这个消息,相信很多人都知道了,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住在武昌的一位患者在2020年1月22日,因发热到医院就诊,被确诊为新型肺炎。在医院采用的治疗方案是:莫西沙星和激素治疗。


患者本人有糖尿病基础病症,在治疗过程中,病情越来越严重,到2月1日的第9天,患者的基本情况已经是这样了:最高体温为39.1度,心律101次,还伴有咳喘严重,夜间腹泻等症状。


在这种情况下,这位患者的邻居找到了李光熙医生,请求他的帮助,李光熙医生是什么人呢?李光熙是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的呼吸科主任。广安门医院是个中医院,是挂在中医科学院下面的,担任这次疫情中医指导专家的仝小林院士也在广安门医院。


李光熙医生就根据这位患者的情况,开出了《人参败毒散》加减方子给患者服用。


出乎意料的是:患者半副药下去,出现出汗的现象,随之高热的症状就退掉了,病人自觉症状舒适大半,血氧、心律等指标也很快恢复正常。


病人在医院观察了3天左右,各项指标正常,这个在被西医治疗到了危重阶段的病人,用了半副《人参败毒散》就这样治好了。



病案分析


为了让大家更直观了解这位病人,李光熙医生给病人拍了服用《人参败毒散》的前后对比图片,供大家参考。

(2月1日,服用《人参败毒散》前的舌像)

                             
(经过治疗后的舌像如下)


从舌像来做个简单的分析:用中医治疗前,舌头中间部分焦黄、厚实。治疗后,焦黄的部分已经褪去,舌苔本色出现。

从这种舌像来分析,病人原来舌头中间焦黄部分提示肺胃里邪气实,已经化热成毒。经过治疗后,邪气被驱除,所以焦黄色消失了。

当然,从这位病人的舌头上看,舌头中间部分有裂痕,提示平素脾胃功能就不好,也证实了这位患者是一个糖尿病患者。糖尿病患者是因为脾功能失常导致血糖异常。

总之,不论从舌像上来看,还是各项指标数据,还是病人的自觉症状,这次的治疗是非常成功的。在短短的两三天时间里,一副药才喝了一半,就把病人的危重情况扭转过来,体现了中医药在关键时候能救死扶伤的重大作用。

这个“中医治瘟第一方”就是人参败毒散,和人们抢购的双黄连完全不同的是,它里面用到了补药,而且还是力量最大的人参。

人参败毒散出自宋代《太平惠民和剂局方》,是当时中医应对瘟疫而做,方剂中有羌活、独活、柴胡、前胡、枳壳、桔梗、川芎、人参、茯苓、甘草,共10味药。


人参败毒散效果如何 


这个方子效果怎么样呢?效果非常好的,历代都有记载。《寓意草》记载说,在嘉靖年间,曾经有一次,在江南淮北,很多地方流行温热病,就是瘟疫。流行到什么程度呢?整个沿着门传去,大家得的病都很相似。这一传染过去,整条街都得病,所以患病人数特别多。那么怎么用的呢?就用这个方子,人参败毒散倍人参,就是人参药量增加了一倍,去了前胡独活,然后给大家吃,结果“服者见效”,就是吃的人效果都非常好,“无全无过失”,就是基本上没有失手的。

到了万历年间,又流行瘟疫了,时疫盛行。那么服这个方子,把表邪散掉,就是刚一得病就服这个方子的,“无不全活”,就是没有不活下来的。所以大家看,这是一个治疗瘟疫非常好的方子。那么有人当时就问喻嘉言,说为什么您把人参翻了一倍,而且把前胡、独活去掉了呢?喻嘉言回答,现在兵荒马乱,人的正气太虚了,人经常吃不饱饭,所以正气虚,我把人参翻了一倍,那么为什么去掉前胡、独活了呢?因为正气太虚了,身体太弱了,我不敢给他们发汗太多。这就是喻嘉言对这个方子的解释。

到了崇祯年间,瘟疫又来了,当时兵荒马乱的,瘟疫盛行。到了什么程度呢?也是沿街得病,结果他发现,各处看病的大夫,把发汗,或者和中调理去湿等调脾胃的药里面,加上人参,让人活下来的机率就特别高。然后喻嘉言说,“此人人所共见共闻者”,这些事不是我在这写书瞎编的。就是瘟疫发了,用什么药治好的,用什么药死了,大家都看见了。所以在治疗外感病的时候,用人参是有道理的,这是什么?是一个名医对瘟疫的论述。他也解释了,人参败毒散治疗瘟疫的方子,为什么会把人参放到前面,而且用人参来冠这个名。而且喻嘉言对这个方子还有发明,他用这个方子来治疗痢疾,这种邪毒内陷,往下泻,我给你逆流挽舟,逆着河流,我把正气给你拖上来,把这个邪气给顶出去,他用来治疗痢疾,结果创造了中医“逆流挽舟”这么一个治疗痢疾的方法。


此方病机


此方针对的病机主要是外感风寒而挟湿。

治病第一要务便是除湿。用方除了引药生姜薄荷及本来就是利水药的茯苓,及头痛药川芎外,余药均具苦燥之性,为祛湿打下如花岗岩般坚硬的地基。

第二要务,祛风解表散寒

羌活解表力佳,长于祛风寒,治乱窜之风引起的头痛、风湿关节痛等症。主要作用于上半身,为止头痛要药。

独活解表力缓,长于祛风湿,能通行气血,疏导腰膝与下行腿足的风湿痹症等。长于治下半身麻木疼痛。

二药合用,祛风解表,散寒除湿,能让风寒湿引起的高热恶寒、肢体麻木疼痛,周身窜痛,项背不舒甚至头痛等颤栗。

第三要务,调理肺气

疫气或风寒邪气进入身体,最先驻扎的便是呼吸系统的主要场:肺。引起肺的宣降功能失调,发为肺炎等。

人参固五脏,是调肺气固脾胃的佳药。方以人参败毒为名,正是以人参一味,培正气,败邪气,鼓动邪气从汗等出去。

前胡活跃于肺脾经,苦能降气平喘,辛能发散解表,寒能清热,为伤风伤寒,发汗要药。能通过发汗的方式散风清热,并降气化痰。可配人参扶正以托邪外出。

桔梗活跃于肺胃经,辛散升发,苦泄甘补,能开肺气之结,宣胃气之郁,祛痰排脓,除邪避温。既可引药上浮入肺,又能升提肺气。令邪解而气和,诸证自退。

三药一个补中,一个降肺气,一个升肺气,助肺宣降,风调雨顺。

第四要务,调理脾胃之气

脾主动化,胃主消化,水谷精微的运行全靠它。而时疫风寒等从肺进来后,下一步便是攻脾掠胃。若乘邪气未占上风时,快快防守,便可保卫脾土。

柴胡苦能燥湿,辛能发散解表,寒能清热,活跃于肝胆肺经。肝主升发,故柴胡既能和解表里,又能疏肝升阳散热。可温和地祛除身体内外之邪。并和前胡一样配人参扶正以托邪外出。

枳壳是理气宽中,行滞消积方面的专家。自带健脾开胃,调五脏,下气,止反胃,消食等功能。能令脾胃之气通泰爽利。

茯苓甘淡平,利水的脚步缓慢却有效。不但投脾之所喜,还投心肺肾之所喜,既利脾湿又利气中之湿。不仅让邪气无处可藏,令体内之气畅通,更让体内浊物从二便排空,泄浊散风化痰。

脾胃是后天之本。三药一个升阳,一个理气,一个利湿,让脾胃运转良好,后天本钱一个子儿不少,青山有柴烧。

第五要务,调血中之气

肺气与脾胃之气均得调理,由于气血是一体的,那么血中之气呢?

川芎辛温香燥,走而不守,既能行散,上行达巅顶。又入血分,下行达血海,为血中之气药,集辛散、解郁、通达、止痛等于一体,活血祛瘀,并助羌活独活解表疏风,除湿止痛。

以上诸药,从各角度多方面无死角防控风寒挟湿之疫后,又得生姜薄荷助力。

中医的宝藏库里,给我们留下了几十万首方子。在这些方子里,《人参败毒散》只是很普通的一个,李光熙医生把它搬出来用来治好了这个病人,在我们宝藏库里还有成千上百的方子都是用来治疗病毒性肺炎的。可惜,我们很多人把它弄丢了!我们很多人仍然觉得中医不科学,宁愿死也不愿意接受中医治疗,我想对这些人说:快点醒醒吧!

附 录

人参败毒散
【来源】《太平惠民和剂局方》卷二
【主治】伤寒时气,头痛项强,壮热恶寒,身体烦疼,及寒壅咳嗽,鼻塞声重,风痰头痛,呕哕寒热。
【组成】柴胡(去苗) 甘草(烂) 桔梗 人参(去芦) 川芎 茯苓(去皮) 枳壳(去瓤,麸炒) 前胡(去苗,洗) 羌活(去苗) 独活(去苗)各900克
【用法】上药十味,研为粗末。每服6克,用水150毫升,入生姜、薄荷各少许,同煎至100毫升,去滓,不拘时候,寒多则热服,热多则温服。
【医家论述】
🔹《寓意草》:伤寒病有宜用人参入药者,其辨不可不明。若元气素弱之人,药虽外行,气从中馁,轻者半出不出,留连为困;重者随元气缩入,发热无休。所以虚弱之体,必用人参三、五、七分,入表药中,少助元气,以为驱邪之主,使邪气得药,一涌而出,全非补养虚弱之意也。
🔹《医方集解》:此足太阳、少阳、手太阴药也。羌活入太阳而理游风,独活入少阴而理伏风,兼能去湿除痛,柴胡散热升清,协川芎和血平肝,以治头痛目昏,前胡、枳壳降气行痰,协桔梗、茯苓以泄肺热而除湿消肿,甘草和里而发表,人参辅正以匡邪,疏导经络,表散邪滞,故曰败毒。
🔹《张氏医通》:问时疫初起,用人参败毒,得毋助邪为虐之患乎,又何以治非时寒疫,汗后热不止?盖时疫之发,必入伤中土,土主百骸,无分经络,毒气流行,随虚辄陷,最难叵测。亟乘邪气未陷时,尽力峻攻,庶克有济。其立方之妙,全在人参一味,力致开合,始则鼓舞羌、独、柴、前,各走其经,而与热毒分解之门;继而调御津精血气,各守其乡,以断邪气复入之路,以非时之邪,混厕经中,屡行疏表不应,邪伏幽隐不出,非藉人参之大力,不能载之外泄也。
🔹《温病条辨》:此证乃内伤水谷之酿湿,外受时令之风湿,中气本自不足之人,又气为湿伤,内外俱急,立方之法,以人参为君,坐镇中州;为督战之帅,以二活、二胡合芎䓖,从半表半里之际领邪外出,喻氏所谓逆流挽舟者此也,以枳壳宣中焦之气,茯苓渗中焦之湿,以桔梗开肺与大肠之痹,甘草和合诸药,乃陷者举之之法,不治痢而治致痢之源。痢之初起,憎寒壮热者,非此不可也。
🔹《成方便读》:方中必先以人参补正却邪。羌活走表,以散游邪,独活行里,以宣伏邪,柴胡、桔梗散热升清,枳壳、前胡消痰降气,川芎芳香以行血中之气,茯苓淡渗以利气中之湿,甘草协和各药,使之不争,生姜辟秽祛邪,令其无滞。于是各建其长,以收全功,皆赖人参之大力,驾驭其间耳。至于治痢用此者,此喻氏逆流挽舟之法,以邪从表而陷里,仍使里而出表也。
【医案】
《寓意草》:嘉靖己末,五六七月间,江南淮北,在处患时行瘟热病,沿门阖境,传染相似,用本方倍人参,去前胡、独活,服者尽效,全无过失。万历戊子己丑年,时疫盛行,凡服本方发表者,无不全活。

scan_download_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