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药业出口:浓缩异形片、浓缩丸、颗粒剂、饮片和中医药器具等
国际论坛 i_need_contribute
不信中医的看看这篇研究!针刺将缺血性中风残障率从40%降至17.9%!!
source:国医之声 2020-01-22 [其它] [国际论坛]
在2019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来自广州中医药大学的许能贵研究员领衔的针刺治疗缺血性中风的理论创新与临床应用项目,获得了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领奖时,55岁的许能贵情绪激动,不知道他经历的人,不能理解他的感慨。原来步履尚有些蹒跚的许能贵,自己也是一名靠针刺疗法而恢复的中风患者……为了冲击国家科技进步奖,许能贵为此已经奋斗近30年。

广州中医药大学许能贵教授

 

“自己给自己扎针治疗”

5年前的跨年夜,因科研项目独自留在广州家中的许能贵出事了。“我没有高血压,没有高血脂,没有高血糖,我自己就是搞中风研究的,自己却中风了,说出来大家都不相信。”时隔数年,回想起自己中风的经历,许能贵自己依旧不得其解。一旁熟悉他的工作人员提醒:“可能是太累了!”

 

 

许能贵还记得,那是2014年12月31日晚上11点多,躺在床上的他突感自己左侧身体不受控制。他努力地想从床上起来,却重重地摔倒在地上。他马上意识到:自己中风了。

 

他想喊,已经出不了声;想伸手拿手机,却也动弹不得;短信来了、电话来了,他听着外面迎接新年的烟花声,心里开始绝望起来,“恐怕我是见不到新年的太阳了。”

 

恍惚中不知道过了多久,门被重重地踹开了,有人冲了进来,得救了!原来远在国外的太太每天都要给他打电话,但那天他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感觉不妥的太太才请人到家中查看。

 

虽已尽快送医,但许能贵也错过了6小时的黄金抢救期,无法溶栓。不少前来会诊的专家都说情况不乐观,可能要坐一辈子轮椅了。

 

“那就自己给自己针刺治疗!”不服输的许能贵暗暗下定了决心。他调侃道:“从老鼠到猫到狗到猴子,做了那么多的实验,最后自己给自己造了个模,自己给自己扎针治疗。”

 

凭着顽强的意志,许能贵一方面坚持针刺治疗,一方面加强功能康复、器械锻炼,走路训练,即使步履蹒跚、汗透衣服,也全然不顾。

 

奇迹也由此诞生了,2015年5月1日,还在恢复期的许能贵出院返工了!放不下科研项目的他第二天一早就直接从医院启程,前往北京参加了项目专家论证会。

 

如今,许能贵既是学校“双一流”重点学科中医学一级学科带头人,又是学校副校长的他,依旧是每天行程满满的“拼命三郎”。他自我感觉状态很好,同事眼中他也依旧精力充沛、雷厉风行。

 

“打通任督二脉”,针灸创新治中风

中风是中医的病名,分为缺血性中风和出血性中风两大类,分别对应现代医学说的脑梗塞和脑出血。中风绝大部分都是缺血性的。

 

许能贵介绍,近年来,中医药尤其针灸等非药物疗法越来越显示出自己的优势和特色,针灸不仅仅是用来治疗疼痛,像中风之类的神经科疾病也是针灸治疗的优势病种。

 

相对来说,缺血性中风发病以后,病人的生命体征比较平稳,可以尽快地使用针灸进行治疗,且针灸尽早介入效果更好,留下的后遗症也少,因此许能贵选择以针刺治疗缺血性中风作为研究突破点

 

中国古代就用针灸治疗中风,大多数是用阳明经穴,也有用到少阳经和太阳经。许能贵团队研究发现,循行于人体后背正中线的督脉,对治疗中风有很好的作用。针刺可改善缺血性中风脑组织血供,针刺督脉上的百会、大椎穴疗效尤为显著,于是提出“通督调神”法来治疗中风。“用武侠小说里面的话来说就是‘打通任督两脉’。”

 

许能贵介绍,一般来说,中风发病两周以内认为是急性期,两周至6个月以内认为是恢复期,6个月以后基本上属于后遗症期。根据不用的分期有不同的治法,但都可以针刺。

 

许能贵创新地提出“督脉为脑脉、主治脑腑疾病”的学术思想,创建了以“通督调神针刺法”为主体的缺血性中风偏瘫的分期治疗方案。经国内外多中心、大样本循证医学研究证实,该方案可使缺血性中风偏瘫的残障率由国际上的平均40%降低到17.9%。

 

针刺为什么能治中风?

 

针灸治疗中风的现代医学机制是什么?许能贵解释:团队经过大量的实验研究发现,针刺对神经元保护和脑可塑性等方面具有明显的特色和优势。

 

脑细胞主要包括两种:一种是神经元,一种是神经胶质细胞。神经元对氧气高度依赖,没有血液供应的情况下就会缺氧,导致神经元细胞内钙浓度异常性升高,即钙超载,神经元很快就会坏死。

 

在神经元保护方面,团队研究证实电针百会、大椎穴可抑制缺血损伤部位钙超载从而调节神经元的钙稳态,这是针刺保护脑缺血后神经元损伤的主要机制之一。此外,针刺可以有效调节神经胶质细胞和神经元之间的信息传递,发挥神经元的保护作用。

 

在脑结构和功能可塑性方面,许能贵团队研究发现:针刺虽然不能逆转大脑结构,但是却可以重组功能,相当于强化剩余的脑神经让“健在”的脑神经“支援”坏死部分。

 

据了解,许能贵于2014年创建的华南针灸研究中心已发展成为全国硬件条件最好的重点实验室之一,是国内首个可开展灵长类动物急性麻醉状态和慢性清醒状态的针灸电生理研究技术平台。目前华南针灸研究中心已引进了八九位留学归来专家,其中包括破格提拔的30岁出头的博导。

 

研究员对白老鼠进行针灸治疗。

 

 

许能贵研究针刺治疗缺血性中风的时间已近30年了。在2005年、2013年,团队针刺治疗缺血性中风方面的研究两次获得国家类奖项后,团队开始冲击国家科技进步奖,2015年首次申报,2017年再次申报,直到2019年终于申报成功!

 

“针灸学是中医学当中一颗璀璨的明珠,世界上认同中医药都是从认同针灸开始。目前世界上有183个国家和地区使用针灸。”许能贵创建了以“通督调神针刺法”为主体的缺血性中风偏瘫的分期治疗方案。经国内外多中心、大样本循证医学研究证实,该方案可使缺血性中风偏瘫的残障率由国际上的平均40%降低到17.9%。

 

 

“我们申报病例数是3900多例,临床疗效确切,我才花大精力来做研究。”许能贵强调说,“未来还要进一步降低致残率,然后形成标准,并向世界卫生组织推荐,在全球推广应用,造福更多患者。”

 

针灸的巨大价值再一次在我们面前呈现,不止针灸的效果,针灸治疗中风的现代医学机制也几近于被完全解释!

 

国医之声的好友一定记得在3年多前我们曾发过一篇关于美国纪录片《9000 Needles 9000根针灸针》的文章,该片荣获美国2010年菲尼克斯电影节及其他多个电影节最佳纪录片奖。

 

 

纪录片是关于一位来自美国的健美运动员Devin Dearth因为大面积脑干出血在美国经急救后生命得以挽救,但遗留下来的是Dearth的生活不能自理,中风后的康复没有办法以及中风后的康复治疗保险公司不给支付。他们没有选择放弃,他们来到了中国,他们找到中国最好的中医针灸医生,接下来发生就是一个又一个发生在Dearth身上的奇迹。

 

针刺的效果被中医医生一次次重复,针刺背后的科学机制正被慢慢揭示。中医面目揭开的每一步进展,其背后是科研人员和临床医生几十年的努力,比如屠呦呦先生、石学敏先生、许能贵先生!

 

善待我们自己的医学,尝试我们自己的医学,与时俱进且实事求是地看待中医。针灸是中医国际化的排头兵,针灸治病机理的每一次揭示,就是中医重回历史舞台中心的一次次号角。

scan_download_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