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药业出口:浓缩异形片、浓缩丸、颗粒剂、饮片和中医药器具等
中医药导报 i_need_contribute
浅释郑氏针法的根与魂!
source:郑氏针法研究会 2019-11-22 [其它] [中医药导报]
郑魁山老先生,生前为甘肃中医学院教授,全国首批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甘肃省首届名中医、国务院特殊津贴享受者、被誉为“西北针王”、“中国针灸当代针法研究之父”。长期从事临床诊治和教学科研工作60多年,一生遵循经典,推陈致新,学验颇丰,桃李遍世。创立了针灸的汗、吐、下、和、温、清、消、补“针刺治病八法”,为古典中医针灸开启了明灯。创制“穿胛热”、“温通法”、“过眼热”、“关闭法”等特殊针刺方法,功效卓绝,为传统针法在临床治疗急症、重症、难症等方面树立了标杆。探索针灸配穴和针法的应用规律,对“烧山火”、“透天凉”等经典针法去繁就简,精心提炼,创“热补法”、“凉泻法”的针刺手法,易学高效,更切临床实用。精心研制成的袖珍“子午流注与灵龟八法临床应用盘”,优选取穴,精准简验,为时间医学和针灸、中药等优选法创造了条件。老先生曾多次应邀赴日本、美国、墨西哥、新加坡等国讲学、传经授道,誉满天下。

作为第六代郑氏针法传承人之一,下面就以本人经历为主线,从第三视角切入,慢慢来浅释郑氏针法的根与魂!

本人是西医临床专业,后考取临床执业和确有专长。
记得刚刚进入大学,对西医无比膜拜,认为除了癌症和艾滋病什么病都能看好,但几年西医临床学习过程中,内心对西医的逻辑思维,认识方式老是格格不入,它一直在向外求,内心隐隐觉得人体内部应该有一个东西,能够激发人体潜能,提高自我修复能力,但这个潜能应该是人体处于静止状态,自然而发的,但这个东西是什么不得而知。


一天在网上看到甘肃省卫生厅厅长刘维忠发表了一篇文章,当时轰动全网,知道了李少波先生,看了他的理论,心里暗暗庆幸,人体内确实有这么一个东西,但内心仍然处于半信半疑状态,迟迟不能行动。那一天记得特别清楚,2012年12月21日中午,当我从教学楼学完习出来,阳光照在我额头上,突然有了一股莫名的自信,决心要进行练习,可能本人是属于气感比较敏感的,试探着练习三天后,感觉到后背有一股气柱沿脊柱而上,类似血压计的水银柱一样,随着自己的呼吸,渐进往上,当时即惊喜又恐惧。


记得那段时间精神时常处于恍惚状态,因为我还无法接受,也无法理解,人体内除了骨头和肉,怎么会有气的存在,这一现象直接颠覆了我整个宇宙观,世界观,物质观。每当早上醒来,便会觉得昨天的想法很可笑,人体内怎么会有气,当我又静止练习时,气感很强烈的在我身体里游动,一切都是真实的,如此反反复复三个月,我才慢慢接受了这一现象,人体内确实有这么一种物质存在。进而带来一个新的问题,这么重要的物质没有被现在主流科学发现,也便意味着,许多症状,疾病也无法被西医完全解释。


当时仿佛发现新大陆一般,本能告诉自己要在这条路上走下去,但又有些迷茫,觉得自己太冲动,冒险,因为在这条路上好像还没有人这么做过,至少在我同学当中没有。继续往上考学才是大部分人走的路,比较常规,也比较稳妥。


理智的思考告诉我要继续考学,本能的意识驱使自己要另辟新境。最终理智没能拗过本能,我放弃了考学报名的机会,让自己没了后路。
 
要搞明白体内这个物质到底是什么,机缘巧合通过郑州的沙老师介绍到了兰州,又通过兰州租房的二房东把我介绍到了郑氏针灸门诊,从此与郑家结缘,考核通过并拜郑俊朋先生为师,慢慢步入正轨。我时常想如果不是遇见师父,那我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精髓的理解,内心世界各种疑问的解答,让我自己去琢磨,至少需要二三十年的时间,甚至一辈子也不能明白。中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非单纯人为思考就能明白。期间又得到孟老,郑俊江老师,郑俊武老师指点迷津。郑氏针灸以《内经》《难经》为圭臬,以元明学说作旁参,系统完善地继承和弘扬了古典传统针法,是当代中国传统针灸的活化石,原汁原味!

 
本人现在的思维已经由当时对西医的极力排斥,转为希望中西医能够互相包容,优势互补,但又不失各自的精髓,都能各自发挥自己擅长的病种,我们不能否认西医为当今世界医疗做出的杰出贡献,西医虽不能彻底解决任何疾病,当然中医也不能。因为许多疾病超过一定的度,有时纵有万般能耐也是无能为力。
 
前面抛砖引玉这么多,旨在想表达:下面的内容及本人以后的文章,都尽量用现代科学的思维,西医的知识,最通俗的言语为同仁浅释中国传统针灸的根与魂!

 

最近师父与我一直在讨论研究郑氏针灸如何传承发扬,让更多人认识中国传统针灸的根与魂,基本达成以下共识:

1.      无论任何时候,郑氏针灸都不能偏离临床,临床疗效是枪杆子,话语权。
 
2.      郑老,第五代传承人的成绩大家都有目共睹。作为第六代传承人的年轻力量,要干什么,要往哪个方向努力,要做出什么样的成绩?这是我们要深思的问题。一直再讲传承发扬,传承发扬,作为新一代的力量,第一步要做的就是还原,也就是传承,郑老以前做过的手法,病案,要经过年轻一代的手做出来。由于临床经验有限,不求百分之一百还原,至少百分之六十要达到,烧山火,透天凉的精髓要熟记于心,融会贯通,这是对年轻一代的基本要求。再做出精髓手法的基础上,再做大量临床案例,研究烧山火,透天凉等手法对各种疾病的临床应用。

 

 

接下来就浅释一下,传统针灸的几个基础性的概念,本人后续大部分文章都将围绕下面的理论展开,扩展。另外下面的内容大部分由郑俊朋师父口传心授及郑家人的点拨,加自己平时内证,体悟,思考得来,并反复在临床验证,拿出比较成熟的几点理论供大家参考,如有不足,望多指正。

 

一.  何为气? 

 

 

中医离不开气,但很少有人对气,能有明确的感知,认识,针灸的应用更离不开气。我拿一个电脑做比喻,人体的肉体就好比电脑的硬件,人体的意识,神就好比电脑的软件,那气是什么呢,气好比电脑当中的电,是电脑的能量。
 
人体也一样,气是人体的一种能量,气应该也是建立在物质之上的,只不过它是无形的,气的能量阶层应该比电高级多了,气到底是怎么一种物质,希望未来科学能够验证它,目前感觉它应该属于量子领域范畴。
 
没有电,电脑不能开机正常运转,人体没有气,便失去生命,活着的人和死去的人在解剖学上没有差别,那为什么一个活着,一个死了呢,我们中国老百姓常讲,这个人没有气了,断气了。这个气仅仅是肺的呼吸之气吗?这个气应该是更深层次的一种气,在人体经络运行的气。
 
气在人体运行的自我感知,它就是一股气,有环无端,周流不息,有点像胃肠里蠕动的那种气感(我这里说的只是气感,而非说是同一种气),只不过它主要是围绕人体十四经运行,有时也会在不知名的经络线上运行。
 
这个气能被内证者感知,但目前还不能被外界所证明,但它确确实实存在的。

 

 

二.何为经络?

 

我们讲血液流动的管道叫血管,那么人体气流动的管道叫什么呢?它叫经络。一直特别想搞明白经络到底是什么,它是建立在什么组织之上,它由哪些细胞,纤维等组成。


就目前而言,可以确定一个观点,有时感觉自己气过不去,堵得厉害,我便伸手去摸,常常能摸到一些条索状的硬结。自己不去管它,继续增加自己的功夫,某一天,某一刻在那个结节的地方,你能感觉到“啪,啪“好像粘住被撕开的感觉一样,这时候便感觉气一下子便通过了,还伴有一丝丝的凉气,从体内往体外冒出来。这也恰恰验证了中医的一个理论:通则不痛,痛则不通以及疼痛与凉气有一定关系。


在临床一段时间的大夫,可能深有体会,许多病人阿是穴常伴有这样的结节。此处不通,肯定伴有炎症,水肿,不过是无菌性的。

 

 

 

三.何为得气?

 

讲过前面的气和经络。下面就讲一下什么是得气,可以说手法的操作要建立在得气的基础之上。病人就好比一个内乱的国家,医者就好比一个他国外援力量,外援力量要去支援内乱的国家给他平乱,肯定要与这个国家的内使,内线联系上,要不然外援力量有劲也使不上。人体也一样,我们要使针灸产生作用,那么的针尖首先要与病人的气接上,也就是我们的针尖要落在病人的感应点上。
 
那么我们就详细谈谈,针尖落在感应点上,作为医者,患者各是什么感觉,这也是争论已久的话题。


作为患者的感觉就是酸麻困胀等,病人酸麻困也是针尖落在感应点的一个感觉,但如果在这个感觉之上做手法是不太容易的,至少做烧山火不会太容易,酸麻困是病人此处气血不够充实的感觉。此处的麻绝非扎到神经的那种麻,而像是长时间一个姿势的那种麻。另外扎到神经,产生放电感,是不太主张的,真正经络的传经,是缓而柔,病人会有一个舒适感。我们的针尖落在感应点,要运用侯气,行气,使病人产生胀感,此时做手法就比较恰当了。

 
作为医者针下是什么感觉呢?医者针下感觉就是沉紧,沉紧是基础感觉,在这之上可能会有气至冲动,远端跳动等。沉紧二字我们一定要好好体会,沉和紧是两个含义,紧的感觉就像是钉子扎在木头上,再往外拔的过程中它只有紧,没有沉的感觉,沉紧就像是扎在橡皮筋上,往外拔的过程中会有一种被吸住的感觉,那种感觉很微妙,需要在临床中细细体会。
如果在沉紧的基础上,押手感觉到气至冲动,此时做手法效率是最高的。
 
针下沉紧与滞针有时会难以鉴别,这时我们把针往外提拉几分,再回插进去,如果仍然沉紧,那就是真的气至了,如果松滑了,那就是刚才滞针了。
 
得气一定在穴位上吗?答案当然不是,理论上在全身任何地方都可以得气。但我们除了阿是穴外,其它还是要按穴扎针,每个穴位都是一个小太极,都具有一定功能,另外在穴位上得气感比较强,治疗效应也最大化。好比一个交警,前方十字路口堵车了,你不到十字路口指挥交通,反而跑到半路或别处指挥,那能起到的作用有多少呢?
 
另外还涉及到一个问题,扎针到底与气功有没有关系?这么说吧,没有气功,针灸也能扎热扎凉,有气功效率会更高。

就好比一堆柴火,我们要点着它,没有气功,就像采取最原始的钻木取火(这里只是比喻点火时间长,绝不是摩擦生火生热之意),能点着,但时间要长一些。有气功就不一样了,等于手上有打火机,点火效率就很高了。


气功就相当于一个国家的核武,震慑力强,但有些难,少数国家掌握。
不过没有核武也可以建设增强常规国防力量。

 

 

四.为什么提插,捻转?

 

本人比较喜欢钻牛角尖,记得当时因为追问这些问题,没少挨郑俊江老师的批评,还有后续本人会写一篇文章,专门论述如何持针,如果持针不对,以后做提插,捻转,守气都会是障碍,不顺手。
 

这一段的观点,个人见解比较多,如有不同,我们再细细讨论。


重插,重提这个比较好理解一些,一个是往里聚集气,一个是往外抽拉气。
 
为什么捻转,是当时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老师讲述了一大套理论,涉及到宇宙运行,周转规律,当时听的云里雾里。最后我归纳了几点:捻转是止痛,以散为主。
 
就好比被别人打了一巴掌,我们的第一反应,就是拿手去揉一揉。
散是什么意思呢?我们应该见过混凝土浇筑的,建筑工人都会拿一个震动器,放到混凝土里震动,排空里面的空气,使其填充均匀。
我们在行气过程中,捻转也是同理,提插几次,然后捻转,一个是让针尖的气左右散开,还有一个就是缓解病人当时针下胀痛的作用。
 


在这里还要说一个问题,当针下沉紧到一定程度,针体是虚转,而非实转。如果再转下去岂不把肌肉纤维绞断,病人疼痛难忍不说,还有可能把病人给伤了。

 

五.烧山火,透天凉的机理

 

本人扎热扎凉,现在能达到百分之六七十的成功率,当然这个是建立在针下沉紧的基础上,如果在气至冲动的基础上,效率就高了,百分之九十以上。
 
为什么能扎热扎凉,如果我们能理解前面讲气的理论,气是一种能量,气为血之帅,就比较容易理解了。当我们不断提插,捻转,患者的气会不断往针尖聚集,此时针下血流量便会增加,当然慢慢就热了,如果此时有医者的气辅助,效率更高了。
 
凉是什么原理,我们的针尖拉着感应点,往外抽空,气便外散了,针下气少了,血流量也便随之减少,慢慢就凉了。
 
对于没有气功的医者,做凉会相对比热容易些,只是相对。

 

六.疼痛的机理

 

刚才前面谈到了,痛则不通,当局部气血不通,便会细胞水肿,坏死,组织黏连,也就是一系列炎症反应,不过它是无菌性炎症。我们针灸的作用,恢复气血运行,祛除邪气,炎症反应自然消退。
就好比一潭湖水,如果有源源不断的活水供应,这个水始终是清澈干净的,如果它变成一潭死水,那么很快就会变质,变臭。

 

七.失眠的机理

 

这个失眠机理,也是内证而来,之前晚上容易失眠,特别是生活规律打乱,或者比较累的的时候,我便细察体内气如何运行,往往发现气体聚积在后背,不肯上行入脑,此时的感觉是干困,但睡不着。
我便平复心情,静等气自行循环,十分钟后,气便恢复规律运行,入脑,此时躺下便能睡着。运用这一原理,在临床应用中,我善用风池,让针感传过头顶,对于各种原因引起的失眠,都有很好的疗效。

 

 

以上这些就是传统针灸的基本概念,理论,但更偏向于技术层次,解决临床常见问题。然而郑老的境界比这一层次要高的多,已经出神入化了,下面就抄录郑老《练功心得诗》一首,来领悟一下郑老的境界! 

 

太極動靜晨中求,

真氣精神夜雙修。
清風明月隨心賞,
壯麗山河任意遊。

 

scan_download_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