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药业出口:浓缩异形片、浓缩丸、颗粒剂、饮片和中医药器具等
名医论坛 i_need_contribute
国医大师梅国强:柴胡温胆汤临床治这4种病,效如桴鼓.
source:华医世界 2019-10-22 [其它] [名医论坛]

柴胡温胆汤,是小柴胡汤和温胆汤合并加减而成,但其疗效,不仅是二者之叠加,在临床使用其实更为灵活,适应证更广。

对于柴胡温胆汤的运用,国医大师梅国强教授有其独特的心得与总结。

 

今天,小师妹整理了梅国强教授临床使用柴胡温胆汤医案4则,

利用零碎的3分钟,跟小师妹一起学习吧!

 

 

 

医案一:暴聋案

 

 

 

鄢某,男,57岁。

 

【主诉及病史】暴聋,耳鸣40天,经西医耳鼻喉科检查,诊断为右耳感音神经性耳聋,左耳听力下降。

头部CT显示右侧基底节区腔隙性脑梗塞。

右侧肢体活动较差,口黏而苦,舌质红,苔薄白滑腻,脉弦。

【检查】头部CT:基底节区腔隙性脑梗塞(七年前曾发生过一次)。

 

【分析及舌脉】一般暴聋多实证,此例起病突然,CT扫描结果可视为望诊之延伸,说明基底结区有瘀血,是实在其中;

脉弦,舌苔薄白滑腻,质红,乃少阳风火挟痰热上扰之象,亦为邪实之佐证。

 

其病何以突发?

 

 

考七年前曾患脑梗塞一次,虽已临床治愈,但未引起重视,仍继续工作,是病后失调。

且年近花甲,则少阳相火易动,三焦不和,痰湿内生,以致风火兼痰热上逆,血络受损,清窍壅滞,故为暴聋,而右侧肢体活动较差。

 

考《灵枢·经脉》篇:“胆,足少阳之脉……其支者,从耳后,入耳中,出耳前……”“三焦,手少阳之脉……其支者,从耳后入耳中,出走耳前……是动则病,耳聋浑浑火享火享……”

《素问·六元正纪大论》:“少阳所至,为喉痹,耳鸣呕涌。”

以上均可说手足少阳,与耳既有生理联系,而病证之中,均有耳聋之论述。

 

笔者综合其病机曰:枢机不利,三焦失和,胆火挟痰热上犯清窍,血络郁滞。

治宜和解枢机,清热化痰,和血通络。

 

【处方】

柴胡10g,黄芩10g,法夏10g,陈皮10g

茯苓30g,炙草6g,胆南星10g

石菖蒲10g,远志10g,郁金10g

磁石10g,全蝎10g,蜈蚣2条,土鳖10g

 

若脘腹胀满,加枳实、厚朴,共服药三周,除右耳偶然轻度耳鸣外,听力恢复,余症消失。

 

医案二:精神失常案

 

 

 

张某,女,22岁。

 

【主诉及病史】患者精神失常5年,久治不愈,以致形体高度肥胖。

目前精神沉寂,或少言寡语,或独坐而呓语呢喃,或哭笑无常,妄言、妄听、妄想。

饮食倍增,若有所动,则形为怪异。

有时语言清楚,有时语言错乱,词不达意。

一直服用精神科所开西药,而病情始终如故。

 

【舌脉】脉沉缓,舌苔白薄。

【分析及辨证治法】上述病情显见风木疏泄失常,胆气不主决断;病久而形体肥胖,多食少动,则痰热内生,挟木火之气,上犯心窍,扰乱心神。

治宜和解枢机,化痰降浊,兼以活血。

 

【处方】

柴胡10g,黄芩10g,法夏10g

太子参10g,煅龙牡各15g,胆南星10g

白芥子10g,莱菔子10g,生大黄8~15g

郁金10g,土鳖10g,茯苓30g,陈皮10g

若痰多苔厚,加竹茹、枳实

若大便通调,去生大黄加桃仁。

胃痛,加玄胡、炒川楝等。

 

断续治疗,历时3月余,共服药64剂,病情逐步好转,思维清晰,幻觉等症消失,语言表达恰当,能与母亲交流感受,并能短时看书,做少量家务。表情仍较沉静,偶有心烦。

 

后以柴胡加龙牡汤加减,断续治3月余,病情尚属稳定。治疗期间,虽仍服西药,但加用中药后,疗效明显,则不可否认。

 

医案三:咽痛案

 

 

 

徐某,女,44岁。

 

【主诉及病史】经期咽痛半年。

近来经期小便灼热,妇科检查:外阴红肿破溃,阴道感染。尿频尿急,腰胀,乳房胀痛,经后头昏。胃痛反酸,欲呕。

【舌脉及分析辨证治法】脉弦缓,舌淡黄略厚,综观此证,肝胆气郁,枢机不利,显而易见。湿热之邪虽涉及中下二焦,但以下焦为主。

咽为少阳之使,故咽痛不必另作他论。

以柴胡温胆汤合平胃散,随证加减治之。

 

【处方】

柴胡10g,黄芩10g,法夏10g,苍术10g

厚朴15g,陈皮10g,茯苓30g,炙草6g

射干10g,夏枯草30g,黄连10g

凤尾草30g,萆薢30g

砂仁10g,乌贼骨15g

 

二诊:

7剂之后,外阴红肿减轻,破溃已愈,无尿频尿急,但小便仍有灼热感,胃痛反酸,

脉弦缓,舌苔淡黄略厚。

原方黄连加至10g,加吴茱萸6g,广木香10g.再服7剂,并用坐浴方

 

拟方:生大黄30g,苦参30g,白头翁30g,黄柏15g, 蛇床子20g,明矾15g,秦皮15g,7剂。煎汤坐浴,每日2次,每次半小时。

 

三诊:

三诊时有关妇科及泌尿系统症状均已消失,唯存胃痛反酸,以小陷胸汤合左金丸、金铃子散,随证化裁,以善其后。

 

医案四:胆囊炎案

 

 

 

夏某,女,60岁。

 

【主诉与病史】有慢性胆囊炎史多年,来诊时剑突右下方疼痛,口干口涩,纳差,大便日行一次,脉缓,舌苔白而略厚。

 

【分析及治法】剑突右下方乃胆腑位置,多年来反复疼痛,是必胆腑受病之象征,则枢机何以正常运转?更兼纳差,舌苔白厚,则湿热阻滞,显而易见,故处方于下:

柴胡10g,黄芩10g,法夏10g,陈皮10g

茯苓30g,竹茹10g,枳实15g,黄连10g

广木香10g,砂仁10g,藿香10g

佩兰10g,炒川楝子10g,玄胡15g

若疼痛严重,加片姜黄、金刚藤。

共服药2周,诸症不明显。

然此病反复多年,若不作较长时间治疗,则难免复发。

 

 

 

关于柴胡温胆汤的运用,梅国强教授临床总结了:

枢机不利,痰热上扰清窍;枢机不利,痰热上犯心窍;枢机不利,湿热下注;枢机不利,湿热阻滞胆腑;枢机不利,痰热阻于胸隔以及柴胡温胆汤对胰腺炎的治疗等6点。

纵观此6点,无一没有“枢机不利”以及“痰热”或“湿热”,由此可见,柴胡温胆汤临床使用有要点:痰热阻碍少阳气机,致少阳枢机不利,所致诸病。

 

看完梅国强教授的医案,优秀的你对于柴胡温胆汤有什么新的理解呢?

欢迎在文末下方留言与30万中医师一起交流~

scan_download_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