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药业出口:浓缩异形片、浓缩丸、颗粒剂、饮片和中医药器具等
名医论坛 i_need_contribute
中医皮科泰斗赵炳南的用药之道
author:赵恩道source:中国中医药报 2019-10-12 [其它] [名医论坛]
赵炳南是我国中医皮外科学界泰斗,现代中医皮肤科的奠基人和开拓者,燕京中医皮外科四大家之一。他创立了中医皮肤科疾病辨证论治体系,创造性地提出了“湿滞”“顽湿”“血燥”等学说;研发了拔膏、燻药、黑布药膏等独特疗法;创制出115个疗效显著的经验方。本文作者赵炳南之子赵恩道通过多年跟诊学习经验,总结赵老的用药思路和特点,与大家分享。

赵炳南先生指导学生用药

 

病因用药

1.“毒”  广义来讲,毒是一种对生物体有害的物质;从狭义上说,凡能致病的因子,均谓之“毒”。《医宗金鉴·外科心法要诀》曾有一句经典语言:“痈疽原是火毒生”。

 

由此引申出许多解毒的方药,赵老将这种解毒之道分解为四个不同的阶段,即急性阶段是毒初犯体表,表现为红肿热痛,选用力专解毒,清热之药。邪正相争阶段,相当于毒热侵入营血阶段,此时选药必须大刀阔斧,方能挽救患者的生命。正气己伤,毒热未尽阶段,赵老强调疾病后期,气阴大伤,正气不能鼓邪外出,千万不可过用苦寒清热之剂,中伤脾胃,否则正气更衰,致使毒邪留滞膏肓,不能逆转。

 

2.风  古人谓“风为百病之长”。说明风邪既可单独致病,又可挟持诸邪而发病,如“风寒”“风热”“风湿”“风毒”等。此处论风的重点,主要在因风而致的皮肤的瘙痒,赵老对其论治,一方面遵循常规用药,另一方面另辟蹊径,特别是后者尤多特色。

 

凡皮肤瘙痒有风热与风寒之别,前者病位在肤表,急性期居多,方选荆防方,方中以荆芥、防风、薄荷、蝉衣为之主药,取其疏风解表,清热止痒;后者病位在腠理,慢性期居多,方选麻黄方,方中以麻黄、杏仁、干姜皮为之主药。取其辛温宣肺,以开腠理,推邪外出。

 

如风毒凝聚,皮肤呈现肥厚,状如苔癣,方用全虫方,方中以全虫、皂刺、猪牙皂角为主药,全虫性辛平,入肝经走而不守,息内外表里之风;皂刺辛散温通,消肿托毒,治风杀虫;猪牙皂角涤清胃肠湿滞,消风止痒散毒。赵老提示:疏风除湿汤中,各药均宜生用,适用于病情轻浅。本方各药均为炒用,适用病情深在。

 

3.湿  湿之为病,由内因与外因之别,内因之本在脾之所化,火盛化为湿热,水盛化为寒湿。外因则是多因素所造成,如雨露、泥水、湿衫、饮食等。由此可见,湿邪对皮肤的侵袭也是多种多样的。

 

赵老对湿邪所致的皮肤病,归纳为四个不同的重点:

 

一是健脾除湿,重点为脾虚湿盛,药用生苡仁、生扁豆、山药、芡实、茯苓、白术等。

 

二是疏风除湿,重点是风湿上犯,多数与过敏性体质有关,药用除健脾之外,病变在上者加防风、荆芥、蝉衣;病变在下者加车前子草、萆薢、槟榔。

 

三是搜风除湿,重点在风湿之邪深入肌腠,药用全虫、蜈蚣搜剔内外风邪而止痒。

 

四是解毒除湿,湿邪郁久遂化为毒,称之为湿毒,在皮肤或黏膜上出现渗出、糜烂、溃疡等。对之治疗必须遵循“利中有清,利清相辅”的原则。药用白鲜皮、生苡仁、大豆黄卷、滑石块、生甘草清热除湿,土茯苓、焦山栀、银花、连翘、地丁、丹皮解毒清热。总之,凡遇湿盛于毒,用之皆效。

皮损用药

皮损用药是中医皮肤科的重要特色之一。在这方面,赵老为我们提供了许多宝贵的经验。致病因素在“血”,然其病位有上下浅深之分,凡血热在上,红斑明显,压之退色,选用凉血五花汤;血热在下,斑疹暗红,压之不退色,选用凉血五根汤,前者取花类药物为主,花性轻扬,使用于血热在肤表诸疾;后者取根类药物为主,根性下沉,使用于血热阻隔经络所致的皮肤病。

 

血瘀在浅部,选用活血散瘀汤;血瘀在深部,选用逐血破瘀汤;血瘀在浅,选用药性平和之类。血瘀在深,则可选用虫类药物,如水蛭、虻虫、地龙等。

外用药

 

赵老常用外用药方达77种之多,包括散剂、软膏、药油、水浸、酒浸、醋浸、药捻等。我在学习赵老这些外用药方的过程中,发现三个显著的特点:

 

1.病情分阴阳 传统外用药物首分阴阳,阳证,红肿热痛,药性偏苦寒,如新三妙散、青黛膏、痱子粉、柏叶散、黄连软膏、普连软膏、普榆膏等。阴证,漫肿平塌,药性偏于辛温,如回阳生肌散、擦黄药粉,三黄粉、京红粉软膏、雄黄膏等。

 

2.病程分急性与慢性 急性期皮肤红斑明显,渗出、糜烂等。药性偏于苦、酸、咸。如复方马齿苋洗方;龙胆草擦剂;紫草茸油等。慢性期,皮肤肥厚,状如苔藓,药性偏于温,如蛇床子洗剂;硫痒膏、豆青膏等。

 

3.赵老特色疗法 在书中提出了三种独特疗法,不仅反映了赵老善于从民间吸取营养,丰富自己,而且表明他勇于探索,不断改进的创新精神,这三种独特疗法,具有使用方便,易于保存,价格低廉,疗效较好的特点。鉴于书中有详细的记载,请阅读原著。从略。

 

 

赵老用药之道还有许多奥妙之处,这里仅就个人体会归纳为三:

 

1.病分轻重,药用生熟。赵老在书中明确提出:疏风除湿汤中,各药均为生用,适用于病情轻浅者;本方(搜风除湿汤)各药均为炒用,适用于病情深在者。

 

2.病位不同,用药有序。皮肤病的发生,有的在肤表、有的在腠理,有的在经络,有的在脏腑。赵老针对病位的不同,遣方用药均是有序进行。如:病在肤表,偏于风热者,用荆防方;病在腠理,偏于寒湿者,用麻黄方;病在经络,选用根性下沉诸药治之。病在脏腑,集中反映在赵老治疗系统性红斑狼疮一节中。细心揣摩,自得妙处。

 

3.善悟药性,药用花根。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一书中首次提出药用部分说,他归纳有四,一是单使,二是兼用,三是全用,四是一物两用,赵老在阅读群书的基础上,用凉血五花汤治疗病在肤腠之类皮肤病;用凉血五根汤治疗病在经络之类皮肤病,用多皮饮治疗病在体表的皮肤病。由此可见赵老对药性的领悟,是十分深刻的。

 

此外,我粗略统计了一下,赵老用过的药物达350种之多,除常用的中药外,还选用了许多鲜为人知的草药,如鬼箭羽、鬼见愁、盘龙参、金莲花、鲜绿豆芽、仙人头、象牙粉、如意草、锦灯笼等。同时,书中多次提出许多药物炒之成炭的特殊效果,这些经验都值得我们继承与发扬。

本文转载自微信号“人卫中医”,选自人民卫生出版社《精诚大医赵炳南》

scan_download_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