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药业出口:浓缩异形片、浓缩丸、颗粒剂、饮片和中医药器具等
中医药导报 i_need_contribute
话水话医改 秉笔敢直言
author:王承德 source:中国政协杂志 2019-09-20 [其它] [中医药导报]
我已有20年的政协生涯,曾是北京市宣武区八、九届政协委员,又是十一、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我是一名医生,治病救人是我的天职,我不仅要反映自身行业的问题,更要着眼于国家大事,为国家的发展和进步出谋献策,争当一个名副其实的政协委员。

十年“话”水

 

我在十一、十二两届两会提交了60多份提案,参加调研和各种政协会议,并积极发言。最关心的,就是我国的水危机。

 

我从小在黄河边上长大,小的时候每天去黄河边,到了夏天从河这边看不清对岸,河面很宽很宽,河浪很高,自感黄河像大海一样。我几十年在外地工作,夏天从未回过家,也未看到过黄河水的变化,2001年的10月,我们在甘肃开会,我和代表去看黄河,到河边看到黄河水位很低,流量很小。我心中一惊:“黄河水怎么剩这么点了?这么下去黄河水就要干涸了。”

 

目睹了黄河流量的变化情况,又在三江源头工作了12年,看到原始森林的砍伐和草原破坏的悲剧,也了解我家乡生态变化的情景,更清楚北京几十年水的变化。这是亟需关注的问题!从此,我到处呼吁水的问题。我认为这比什么都重要,是关系到国家和民族生死存亡的大事。我希望引起社会各界对水危机的重视,当时我是北京市宣武区的政协委员,提案很难得到解决。我想到,全国政协委员可以在中央的平台上写提案反映民情,于是我就申请当一名全国政协委员。

 

2008年春节前,我获悉被推选为全国政协委员,万分激动。我马上写《关于刻不容缓拯救淡水资源的提案》,把我亲眼看到的情况写入提案中,疾呼:拯救水资源,刻不容缓!建议国家把水资源的拯救作为头等大事来抓,共提出11条建议。

 

2012年3月4日下午,胡锦涛总书记同卫生、体育、社会福利界的委员一起座谈后,他走到我跟前。我说:总书记好!我是甘肃的。”总书记问:“甘肃哪里的?”我说:“靖远的。”我又说:“我给您反映一个问题,中国的水问题很严重,我已经写了5年水的提案了。”总书记说:“水的问题确实很严重,你提得好,提得对,继续提下去。”

 

2014年两会期间,刘延东副总理到政协医卫界参加座谈会,我发言说:“青藏高原的野生药材不能再挖了。青藏高原是三江源头,气候寒冷,高寒缺氧,植物生长缓慢,水的问题很严重,原始森林基本砍光了,草原沙化了,要把仅有的野生药材挖完,问题会更严重。就拿挖虫草来说,挖一根中草就破坏一小片草原,现在千军万马都在挖虫草,把草原挖得千疮百孔。云贵川是我国药材库,炎热潮湿,植物生长快,要大力开发利用,而青藏高原的药材要严格限制。如不把这个管住,青藏高原药材挖光了,草原沙化了,三江源干了,黄河、长江、澜沧江一干,在座的都是罪人。水的问题很严重,我提了7年的水了,但水危机的恶势未能有效扼制。延东副总理,您能不能把我关于水的提案转习总书记和李克强总理看看。”延东副总理点头后,我把提案呈给他。

 

我在提案中提到:“GDP可以放缓,楼可以少盖,路可以少修,汽车可以少造,油可以少烧,唯独水资源的拯救刻不容缓”,被评为2014年两会“好声音”。由于我连续10年提水,许多委员称我为“水委员”。2017年9月26日,我受邀参加了全国政协第十届中国人口环境发展态势分析会议,并指定我做水危机的发言。习总书记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非常重视生态环境的保护,全国的生态环境有所恢复。今年我回甘肃老家,非常高兴的是看到雨水多了,山变青了,黄河水比往往年多了点。

 

为中医事业鼓与呼

 

我作为一位中医政协委员,提案的内容自然离不开大半生执着的中医药事业。围绕中医药事业的繁荣与发展,我提了《加快中医药法的制定》《大力扶持基层重要事业发展》《建议国家加大对中医药财政的支持》《中医药立法要体现中医药特色》《凸显中医药在医改中的重要作用》《提高新农合中医药人员待遇》《正确认识中药注射剂不良反应、大力支持中药注射剂事业发展》《大力扶持中医医院院内制剂、确保中医药事业健康发展》等提案,为中医药的发展建言献策。

 

院内制剂是中医院的一大特色,是中医院临床特色表现,但由于院内制剂管理政策掣肘,出现严重萎缩,众多制剂因审批困难而放弃使用,严重制约了中医院的自主创新能力。因此,取消院内制剂审批,充分发挥中医药专科特色已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2010年我提交了《大力扶持中医院中药制剂,确保中医药事业健康发展》的提案。2016年两会我提了《取消院内制剂审批,充分发挥中医药特色》的提案,建议呼吁院内制剂取消审批,由审批制改为备案制。也多次受邀参加全国人大法制委员会,关于《中医药法》(草案)专家讨论会,我多次提出医疗机构的院内制剂改为备案制。2017年7月1日实施的《中医药法》:“委托配制中医药制剂,应当向所在地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备案”。

 

中药注射剂是我国特有的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现代化中药新剂型,在临床上已广泛应用,对某些疾病有非常好的疗效。中药注射剂成为中医急诊医学发展的突破口。中药注射剂是现代中药剂型的发展方向之一,是中医治疗必不可少的剂型。由于注射剂的大量临床使用,产生了一些不良反应,也引起了社会各界的热议。

 

2009年两会上我提交了《正确认识中药注射剂不良反应,大力支持中药注射剂事业发展》的提案,并请了30多位委员联名签字。中药注射剂在危急重症领域发挥积极作用,改变了中医的“慢郎中”形象。

 

全国政协把医改作为2016年的重点工作,我参加了政协召开的多次座谈会,参加了2016年2月韩启德副主席带队去安徽马鞍山医疗改革的调研。2016年两会我写了《认真贯彻落实党的“中西并重”方针,并充分发挥中医药在医改中的作用》的提案,并在全国政协双周协商座谈会上发了言,引起了很大反响。医改是世界难题,难就难在费用上,发达国家也很难解决医疗费用上涨的问题,对于我国来说就更难了。中国有独特的中医药优势,这是其他国家没有的。中医药有简、便、廉、验的特点。中国的医改必须走中国特色的医改之路,中国医改必须坚持中西并重,重视突出中医药在医改中的作用和地位。党和政府一贯重视中医药事业,《宪法》规定了中西医并重,但60多年来,这一方针政策未能很好贯彻落实,一直存在西医领导中医,西医在朝、中医在野的情况,出现了以西医的观点、方法、标准来衡量、检验、要求、改造中医药的不正常状态。而且不顾中医药的理论体系与特点,制定了一些规章制度限制、束缚、阻碍了中医药发展。其后果是西大,中小;西粗,中细;西长,中短;西强,中弱。导致中医药的人才队伍逐渐缩小,特色丢失,绝技失传,优势减弱,中医药越来越萎缩、衰退。因此我在提案和发言中就中医药在医疗、教育、科研、中药新药评审、毒性中药应用、院内制剂、药品价格等方面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和观点。

 

我在十一、十二届政协期间,亲历了人民政协在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中发挥了重大作用。委员来自全国各地各条战线,可谓群贤毕至、人才荟萃。在这个大家庭里我学到了很多宝贵的东西,增长了见识,结交了朋友,见过了许多平时见不到的领导和贤达名士。在这个大家庭里,我们能畅所欲言,建言献策,我的许多提案都得到了重视和落实,使我很受感动。这10年是我人生中最美好、最难忘的时光,永远值得回忆。

 

作者:王承德

十一届、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

本文刊登于《中国政协》2019年第16期

scan_download_app